晨曦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2020-09-21 作者:白金陽

  在鬧鐘響起之前,陸耀便收拾好一切準備出門了。

  “會不會太早了?”妻子問他。

  “今天的大會無比重要,一定有很多人像我一樣睡不著提前趕去,現在出門大概可以少排一會隊?!标懸χ忉屨f。等到妻子幫他整理好衣領,陸耀便吻別妻子,也和她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告別,坐上了前往大會中心的飛梭。

  會議地點在太平洋中心的人工島,那里曾經是無數垃圾匯聚形成的垃圾島,幾十年前被開發治理成為一座現代化的人工島。隨著越來越多的新興商品都選擇在這樣一個舉世矚目的地方宣發,那里也逐漸成為了許多重大國際會議的召開地。

  飛梭按照規劃好的路線飛行,很快就抵達了目的地。此時這里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了,有認識的人向陸耀打招呼。

  “嗨,陸博士,我記得你住在中國內陸吧,你來的可真早?!?/p>

  陸耀回道:“早上好凱爾教授,您不也來的很早嘛?!?/p>

  兩鬢斑白的凱爾開朗地笑著說:“你不知道,我們之前在檀香山發現了比較完整的古生物化石,所以最近我住在夏威夷,離這比較近,我剛睡醒沒多久呢!”說著,老凱爾舉起手中的面包示意著自己早餐還沒吃完呢。

  陸耀不由感慨了一句:“新發現?那真是不錯?!?/p>

  “是啊,我們還以為這個世界都被翻完了,但總會有新發現的。就是……就是間隔太久了。不過我們生物圈還好,你們物理界可是有好久沒有可驗證的實驗了?!?/p>

  “是啊,停留于理論太久了,就像是遇到了瓶頸……”

  陸耀越說越低沉,凱爾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道:“別失望年輕人,今天的會議不就是為了這而召開的嗎。相信你的導師,鼎鼎大名的諾貝爾獎獲得者,哦,對了還有其他幾個老朋友,聽說他們已經商討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走吧,趁著人還不那么擁擠,讓我們進入會場吧?!?/p>

  能夠參加這場科學大會的人,最低都在本領域有過國際認可的出色成績,可謂來者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仍然架不住科學領域眾多,每個領域都來上一批專家大佬,等到坐滿會場可以開始大會的時候,已經兩個小時之后了——這比從成都飛到太平洋中心耗時還要多。

  不過漫長的等待,沒有讓大家失望,平日里難得一見的眾位大佬在此刻紛紛走到臺前。人工智能、基因破譯、星空探索、地心開發、冷核聚變、暗能躍遷……數百種科學領域的專家學者此刻匯聚一堂。但是大家沒有平日里的相互抨擊,也沒有興高采烈地交流探討,反而以一種十分嚴肅的神情等待著最高科學議定委員會的結論。

  “我們的科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這種難題不在于計算,也不在于設備,而是源于我們自身。我們看似發展迅速,但實則早已困于瓶頸??纯次覀冾^上那些看似先進的領域稱呼吧,它們在幾十年前就是前沿科學的代名詞了,這一代就是近百年。從我們老師的老師開始研究,一直到我們學生的學生走上臺前,我們依然還在研究這些。這些,普通群眾并不知道,他們只關心每年更新的新產品到了第幾代,全然不知其中的科技含量基本上沒有變化。他們只在乎有關娛樂的新聞,能不能讓他們打發無聊的時間,沒有人在乎現在我們能不能離開太陽系。他們只知道現在的科技可以讓他們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只需要付出很少的代價就可以擁有一個安逸的生活。已經沒有什么問題我們解決不了的了,而已有的科學困境又對于改善人類生活毫無幫助,很多科研經費被大眾指責為沒有必要,因為現有的科技已經足夠全人類自由生活不用擔心突然毀滅了。有的問題解決不了,新的問題又找不到。沒錯,這就是我們各個領域科學同志們努力打造的社會,我們解決了許許多多的社會問題,饑餓、疾病、貧窮甚至是戰爭?,F在問題輪到我們頭上了,我們似乎成了可有可無的存在。愿意投身科學的年輕人越來越少,擁有好奇心求知欲的人越來越少,培養一個人才的成本卻越來越高?;ㄙM幾十年培養的一個人才,和前輩相比,他們所知所學基本沒有什么進步。我們發展到了缺乏發展動力的地步,這是我們的悲哀!”

  委員會議長的發言結束了,有的人一臉惋惜,有的人若有所思,有的人無奈搖頭。陸耀也心想著,難道我們已經沒有出路了么,只能繼續混著毫無希望的日子,然后某一天被投票取締,轉行回家?

  這時另一位大佬接替議長緩緩地走到演講臺,那是老凱爾的一位叔叔,名叫馬丁,生物領域執牛耳者,人類能靠著基因技術打敗疾病這一位功不可沒。

  “人類的科技是靠革命發展的?!瘪R丁大佬的聲音有力而又穩重,卻不顯得年邁,反而有一種感染力,讓人情不自禁地相信對方。這是其無比豐富的人生閱歷和科學經驗帶來的自信?!暗谝淮喂I革命,第二次電氣革命,第三次科技革命。此后我們一直沐浴在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余暉之中?,F如今我們不得不進行第四次革命,這是為了拯救我們自己的革命。這一次,我們要從人類本身著眼,進行一次人類革命!”

  此言一出,四座嘩然,有大膽的人連忙問道:“人類要怎么革命!難道我們要進行戰爭?”這話不是沒有道理,人類科技進步最快的時代,正是戰爭的時代。

  不過臺上的大佬緩緩擺了擺手,繼續講道:“科技是用來造福于人的,我們永遠不會再起硝煙,這一點不會改變。其實早從我們利用基因技術治療疾病的時候,人類革命就已經算是開始了。我指的人類革命,是用基因技術,來編寫完美的新人類?!边@話比剛才引起的轟動還要大,有人資歷高,敢指責他反人類不人道,年輕一些的不敢喊出來,也在下面和同伴竊竊私語。

  馬丁一拍桌子大聲道:“難道你們還有別的辦法嗎?這是我們委員會七十二位成員不斷探討了三年,覺得唯一可行的方案!”

  “那么新人類具體指的是什么呢?”陸耀舉手問道,他不想太出風頭,但很想知道答案。

  馬丁解釋說:“基因本身就能夠承載許多的信息,很多生物即使沒有后天的學習也能掌握一些生存技巧,我們稱之為本能。我們要做的就是將目前所有已知的知識,編譯成遺傳信息記錄在基因之中,讓新人類將知識作為一種本能。中國古代有個詞,叫‘生而知之者’,我們設想的新人類就是這樣,生來就是全知,不需要幾十年的時間成本,只需要簡單的引導,我們就能提高人類基礎素質,擴大科研人員基數,從而扭轉我們的困境。至于人道主義……本質上和此前我們用基因技術消除疾病是一樣的,都是基因編譯,還要厚此薄彼嗎?”說罷馬丁頓了頓,見沒人再跳出來,繼續說:“技術基礎已經具備,實驗條件只需要一套人工培育艙,唯一麻煩的在于所有領域知識的收集,希望大家都不要藏著掖著,這是我們的希望?!?/p>

  “你這是在造神,全知是上帝的領域!”一位有些頑固的老者顫顫巍巍地站出來。馬丁認識他,是自己年輕時的同事,后來因為理念不合分道揚鑣了。有很多科研人員晚年突然研究起神學,看來這位也是其中之一。

  馬丁并沒有否認神的存在,也不否認自己在造神,現在科學界的危局,誰能拯救誰就是神!以后還很忙,精力不能分散。

  之后的會議,也算是跌宕起伏,大家圍繞著新人類展開了許多討論,最后大多數獲得了勝利,因為誰也不希望自己有一天“下崗”轉業,再也不能從事自己熱愛的科學研究。陸耀也是支持者之一,在會后被導師叫過去,吸收進入了實驗團隊。

  在實驗開始之前,陸耀被放回家安頓家里妻子父母。父母的身體也接受過基因改造技術,如今吃嘛嘛香身體倍棒,領著國家的福利準備去火星旅行,一點都不用陸耀擔心。倒是妻子這邊還放不下,因為他這一去,最低也要等到新人類的實驗胚胎成熟,那時候自己的孩子也已經出生了。雖然可以遠程信息傳輸,用VR結合機械義體的方式出現,但不能現場親自見證自己孩子的出世,對于一個傳統的中國人來說還是非常遺憾的。妻子安慰他說:“你放心去吧,你要做的事是真正載入史冊的大事,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機會?!标懸兄x妻子的體貼,抱住她說:“那我再買一臺家政機器人,千萬別累到你?!逼拮诱f:“怕我累,那今晚你下廚吧,總覺得機器炒的菜沒有靈魂?!标懸Φ溃骸肮?,你要是能把靈魂研究明白,我就不用去做實驗了?!眱扇擞姓f有笑珍惜著分分秒秒。

  次日清晨,陸耀便再度出發,又一次來到了太平洋上的人工島。全世界都對這場試驗非常重視,當然,普通人看熱鬧的更多一些,但也有人反對抗議,為了安全,實驗地點選在人工島之下的海底實驗室。這里匯聚了各個領域數百位頂尖人才,專門負責學科知識的收集整理,然后再由基因組的成員分組編譯,組成基因信息,再由大佬組親自操刀,進行基因編寫,全程容不得一點疏忽。

  這次實驗準備了十組人工胚胎,經過十個月的自然生長模擬,有五組毀于基因崩潰,三組胚胎無法發育成活,還有一組胚胎倒是安全成長了,最后驗證是個智力障礙,被人道主義銷毀。只有一顆獨苗成功且健康地成長起來。

  三年后,實驗向外界宣布,取得現階段地成功。

  陸耀在兩年前就做完了該做的工作,實驗團隊縮減,被放回了家中,此刻正抱著兩歲半的兒子在家里看著這次實驗的新聞發布會。法律規定,沒有發育完全的兒童無特殊情況不能進行基因改造,所以陸耀的兒子還是一個傳統的“舊”人類幼年體,不過得益于父母的基因,卻也非常聰明。陸耀時常在想,如果實驗體成功長大,在他基因內蘊藏的知識被完全引導出來之前,和正常的孩童有多大的區別呢?

  發布會現場,實驗團隊的新聞發言人像世界介紹了他們創造的第一個新人類,那是一個女孩,名字叫做“Dawn”,中文名叫做“晨曦”,寓意著新時代的開始。晨曦比陸耀的兒子陸齊還小幾個月,但是看起來更成熟,沒有像正常兩三歲左右的孩子那樣對什么都充滿好奇。恨不得抓起來塞到嘴里嘗一嘗。也沒有乍到陌生環境的慌張,她只是靜靜地坐在安全屏障后面,恬淡地看著四周。

  果然還是不一樣的。

  陸耀看著懷里的兒子,感慨了一句,對方給她的感覺,有一種超然物外的非人感,好像周圍沒什么能引起她情緒波動一樣。

  這讓陸耀忍不住地想:實驗真的成功了么?

  果不其然,隨著時間地推移,關于這項實驗的負面新聞越來越多,有報道聲稱晨曦患有自閉癥,無法和外界正常交流,這樣一個所謂的“新人類”又要如何拯救科學界的困局呢?因此實驗只能被動的等待晨曦有所表現,基本等于停滯不前。無數當初就不看好這項實驗的人開始肆無忌憚地抨擊嘲諷,甚至改編成影視劇來娛樂大眾,不過這反而讓更多人了解了科學界面臨的問題,一些學生團體開始呼吁“保護瀕??萍肌?、“拯救失傳科學”之類的口號,意外掀起了一股科技復古的潮流。

  直到晨曦快八歲的時候,一次不可能發生的火災意外,分散了安保人員的注意力,晨曦神秘地失蹤了。事后相關負責人推脫說:“畢竟那是一個無數人類智慧的集合體,你不能用正常八歲孩子的預期來看管,說不定對方還有超能力呢!”諸如此類的推脫話語,讓馬丁等老科學家差點氣死。不得已,最高科學議定委員會,以自己的名義發布了懸賞,希望能找回晨曦。

  與此同時,陸耀家里也在準備著陸齊的生日禮物。最近陸耀的假期越來越多了,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研究所就會合并裁員。雖然現在不僅有足夠的社會福利,失業也是一個歷史名詞了,但是一想到不能從事自己熱愛的科研工作,陸耀總覺得失落不安。

  “爸爸好了沒呀?”門外的陸奇嚷嚷著催促道。

  陸耀趕忙出門,摸著兒子的腦袋說:“你小子這么一會也等不了?!?/p>

  “我和同學約好了,回頭給他們共享體驗呢?!?/p>

  飛梭里的媽媽聽見了,便打開艙門讓父子倆進來,對兒子說:“那你把記錄器戴好了,回頭我幫你上傳?!?/p>

  “不用了媽媽,我自己會弄的!”陸齊驕傲地說道。

  陸齊在班上同學那里聽說最近新開了一家太空主題的游樂園,便讓爸媽帶他去那里玩當做生日禮物。陸耀也很欣慰,兒子非常聰明好學,又機靈懂事,便答應帶他去玩,當做褒獎。

  游樂園是隨著最近興起的潮流新建起來的,里面有各種與太空探索星際航行相關的主題娛樂設施,為了貼合主題接近太空,更是建在了數萬英尺高空之上,游人們乘坐特殊的電梯才能到達。

  曾經人類也掀起過一股太空熱,但是付出與收益相差太大慢慢歸于平靜。但最近很多人開始關心起曾經不聞不問的科學進展,星辰大海的故事也開始被人追捧起來,所以去游樂園的人非常多,陸耀一家在其中玩了一整天,直到陸齊感到疲倦才準備返回。

  剛要上電梯,陸齊突然發現自己用來錄制的記錄器不見了,焦急道:“爸爸我的記錄器不見了,我記得掛在身上的?!?/p>

  “不要急,不是有定位嗎,看一看掉在哪里了?!?/p>

  “對呀,我看看……就在剛剛的‘黑洞滑梯’那邊,爸爸我們快去找回來吧?!?/p>

  陸耀看兒子這么著急,便讓妻子等在這里,他和兒子去去就回。

  此時那里人并不多,陸耀本想叫機器巡檢幫忙,但是陸齊尋物心切,又是淘氣的年紀,等不及自己就先按定位鉆進了‘黑洞’的下面。

  陸耀如何著急陸齊自然不知道,他仗著自己身材比較瘦小,從設施的縫隙中鉆進去了之后,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記錄器,不過他卻在一旁更偏僻的角落,發現一個熟睡的小女孩。好奇心驅使下,陸齊走向小女孩。像是感受到陸齊的接近,小女孩緩緩坐起來。陸齊這才看清,女孩長得非??蓯?,就是眼神有些冷淡,讓他不敢過于接近。

  “你、你是誰?為什么在這里?需要幫助嗎?”陸齊問了幾個問題,女孩并沒有回答他。如果是陸耀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來,這個女孩正是所有人都在尋找的晨曦。

  晨曦從實驗室離開之后,就來到了這里。她自從意識到自我之后就從來沒對任何事物表現出好奇和關心,似乎已經知曉一切的她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一樣。即便她是全人類知識的集合體,她也不知道生存有什么意義。她能擁有的,只有對迷茫和空虛。在內心殘存的最后一絲人性——童真的驅使下,晨曦來到了這個新建的游樂園,悄悄地藏了起來。

  等到陸齊出現時,她人性中的情感已經淡化。剛剛的熟睡,是她做的最后一個夢,她夢見自己在宇宙深處翱翔,眼前是一個未知的世界。此時看著眼前的小男孩,陸齊似乎已經看到了他的一生,他的未來,他無數種的可能。但是她沒有和他交流的想法,因為人類的歷史,不過是重復的循環罷了。她厭倦了這一切,只想離開地球,離開太陽系,去宇宙的深處追尋她尚未知曉的奧秘,那是她的夢想。

  為了自己的夢想,晨曦將這個“黑洞滑梯”改造成了一艘小型的太空飛船,這在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壯舉,除去收集零件的功夫,只用了她一周的時間?,F在她睡醒了,準備出發了,沒有理會陸齊的詢問,啟動了手里的開關。

  此刻這里人不多,一陣晃動之后,外面的人們驚叫著離開了。

  “小心!”出乎晨曦的意料,陸齊沒有被嚇走,反而沖上來想要保護她不被落下來的碎片傷到。但是陸齊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又不是戰斗機器人,自己反而受了傷,一條手臂鮮血直流。陸齊這時候倒是記得爸爸的教導,男子漢要堅強,流血流汗不流淚,在女孩子面前怎么能哭呢?盡管受傷的手臂抬都抬不起來,仍然強撐著一副沒事的樣子,說:“快走吧,這里太危險,我爸爸在外面?!?/p>

  晨曦看著陸齊的傷口,以她的醫學知識判斷,如果不及時處理,可能會對陸齊造成終生的影響。盡管自己不想與任何人再有因果,但晨曦畢竟還保有一份善良——雖然這不是編寫在她基因里的,她還是做出了選擇。

  沒等陸齊反應過來,感覺就像一陣風裹挾著自己,晨曦已經抱著他來到了外面。

  “你是怎么做到的?”陸齊詫異道。

  晨曦沒有回答,她的基因要比正常人類強大很多,強大到足夠支持她單人進行太空旅行。

  “陸齊!”陸耀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身后還跟著許多安全巡檢機器人。

  見到了爸爸,陸齊的精神一松,跌跌撞撞地撲向陸耀懷里,疼痛如潮水一般涌來,讓他眼淚忍不住地冒了出來。

  “快止血!”陸耀顧不上眼前奇怪的小女孩,向一旁的機器人喊道。

  醫療機器人上前接過了陸齊,簡單的做了處理,噴上加速愈合的藥劑,示意陸耀孩子已無大礙,后續再進行養護調理就好了。

  陸耀這才有時間觀察起另一個孩子。

  “你……你是晨曦吧!”陸耀驚訝道。身邊的安全機器人代替晨曦做出了回答:“據資料庫數據顯示,目標晨曦,危險等級未知,重要程度高。已對相關部門進行通知,在此之前,需對目標進行無損傷控制。晨曦,請配合我們工作,等待相關部門人員到達?!?/p>

  “等等,我就是科議委的成員……”

  “陸教授處在休假期間,且在中國分部職權較低,在本園的權利與普通游客同級,恕我們不能把她交給您?!睓C器人打斷了陸耀的提議,將晨曦圍了起來。

  只見晨曦不慌不忙,抬起手在腕帶上敲打了幾下,便癱瘓了周圍的機器人,云淡風輕的像是拂去身上的螞蟻。

  這時被改造后的“黑洞”也露出了飛船的樣子,停止了震動,只等晨曦登船,便能離開。

  陸耀看到這便明白,晨曦是要走。她想走,怕是太空軍也攔不住,急忙喊道:“等等,晨曦。你是我們的希望,你走了我們怎么辦?”

  晨曦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身來,開口反問:“你們創造了我是為了什么?”她的聲音清脆空靈,宛如天籟,就是不帶人情味,和她的眼神一般冷漠。

  此時已經有一些機靈敏感之人朝這里圍過來錄像了,所以這也算是晨曦第一次在公眾場合發言了。陸耀頓時感到一股重擔壓在身上,一方面他也參與了晨曦誕生的過程,這個角度看晨曦也算是他的孩子,另一方面自己的回答代表了“舊”人類對晨曦的看法,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讓晨曦滿意,也許會有人將晨曦離開的罪責甩到自己身上。

  想了想,陸耀最后還是決定以一個科研人員的赤誠之心,放下壓力,將自己的想法說出:“說實話,人類的科學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盡頭,我們需要一把梯子讓我們跨越到一個新的平臺,不然就只能望著高高的圍墻,困頓于其中,直到滅亡。你就是我們的選擇,看來你也的確擁有遠超普通人類的能力和智慧,假如社會中有更多像你一樣的新人類投入到科研工作中,我們的科技一定會發展到新的境界!”

  聽此晨曦搖了搖頭,說:“我生于荒謬,也將歸于荒謬。你們無需將我視作希望,因為我對你們沒有期望。我雖然掌握了諸多知識,也讓我對一切喪失動力。你們看似為自己找了一條出路,其實只是復制了一個縮影。你們面臨的問題也是我的問題,你們的困境也是我的煩惱。我不想為科學做什么貢獻,我能做的只有不去憎恨科學。不過與人類臃腫的社會不同,我可以選擇離開舒適的生活環境,主動奔向危機四伏的茫茫宇宙,尋找新的知識?!?/p>

  說完晨曦便扭頭走向飛船,不再理會人們的叫嚷。

  “等等!我們可以再談談!”陸耀仍未死心。

  “用你們不多但是足夠的智慧想一想,我已經沒用了,不是嗎?”留下最后一句話,晨曦便關閉了飛船的艙門。

  一陣刺眼的光芒過后,飛船帶著晨曦,離開了地球。

  “沒有用了……”陸耀呆呆地站在原地,嘴里嘟囔著,臉上寫滿了無奈。

  “是啊,實驗目標都走了,實驗自然失敗了,看來科研所要沒用了,我可以準備轉行其他工作了?!标懸猿暗匦χ?,問兒子:“你說爸爸的廚藝這么好,去你們學校做營養師怎么樣?!?/p>

  陸齊還在震驚之中,聽爸爸這么說,回答道:“做飯太浪費您的才華了,要我說您去給我們當老師吧,我們好多同學都對物理特感興趣?!?/p>

  恩?一聽這話,陸耀恍然大悟。曾經他們科學界開會討論的時候總結過,科學這么多年無法向前發展,反而慢慢人才凋零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年輕人不感興趣。大多數人都只關心科技帶來的娛樂享受,卻沒人愿意為科學奮斗付出。如今經過“新人類”這一場鬧劇,已經有很多有識之士注意到了科學的困境、人類的危機,有意識的引導年輕人的注意力。如果未來真的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愿意投身科學,人類的激情一定會打造出一個新的局面,屆時現在的難題說不定就會迎刃而解了!

  想到這陸耀開始激動起來,對兒子說:“那好,回去我就申請一下,去當個老師,教教你們這些未來的希望?!?/p>

  陸齊忍不住笑話起老爹:“哈哈哈,爸爸之前一直和媽媽說害怕轉行,現在自己主動要轉行?!?/p>

  陸耀也無奈地笑起來。

  很快游樂園這里發生的事傳遍了網絡,晨曦的形象逐漸從失敗的實驗對象,轉變為勇敢探索未知世界的先驅。一場觀念上的革命,悄然而至……

  又過了許多年,此時人類已經突破了太陽系的桎梏,足跡遍布整條銀河懸臂,甚至還發現了晨曦留下一些星球上的信標——那些都是適宜人類移民居住的星球,由此人類開啟了大宇宙時代。這都是后話了。

  當陸齊接替父親成為一名引導學生走上科學之路的老師后,他經常對同學們講述這個故事。他時常教導學生“人非生而知之者”,正是有了未知,才有求知的動力。不要羞于好奇,要勇于求知。因為他始終相信有一天,人類會在星空深處和晨曦重逢。

責任編輯:科普云

上一篇:海陸大橋

下一篇:走出桃花源

科普中國APP 科普中國微信 科普中國微博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是中國科協為深入推進科普信息化建設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內容建設為重點,充分依托現有的傳播渠道和平臺,使科普信息化建設與傳統科普深度融合,以公眾關注度作為項目精準評估的標準,提升國家科普公共服務水平。

猜你喜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