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戰疫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2020-09-21 作者:吳昊天

  一個巨大的近似雪花結構的空間站在緩慢的旋轉著,一艘飛船噴射著離子焰慢慢向它靠近。天舟號貨運飛船帶著龐大的六邊形貨運艙與天宮6號空間站對接完成。值班宇航員向陽按工作流程進行了一系列操作之后,這個新來的貨運艙就成為了天宮6號的貨運艙組的一部分。這個艙組是由之前59次發射任務運送來的貨運艙組成的,它們以一種近似蜂巢的排列方式精巧鏈接在天宮6號上,組成了一個的巨大六邊形雪花結構。這60艘貨運艙里儲存了人類文明的所有數據化的資料和經聯合國篩選過的植物種子或者動物和人類的冷凍胚胎。

  向陽從天宮6號的核心區飄過幾道氣密門飄到了貨運艙組,準備檢查這艘新來的貨運艙。她把這艘貨運艙的貨物清單調到了她面前的操作臺上,看到了這次發射的貨物清單中除了之前也常??吹降膭又参锓N質資源之外,還有有大量的人類冷凍胚胎和一個人體休眠艙。她嘆了一口氣,這說明,地球上的人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這一切,都還要從一場可怕的瘟疫開始說起。

  最開始,在A國出現了一種奇怪的流行病。感染者除了輕微的發燒和咳嗽之外似乎并沒有什么其他癥狀,而且這些癥狀也會在一周之后基本自愈,所以人們也就只把它當做感冒來對待。然而意想不到的是,這些感染者會在癥狀看似痊愈的一周到四周后突然病倒,身體會從內向外逐漸轉化成一種液體,有些時候內臟液化的速度太快了,還能看到粘稠的淡黃色液體從每一個毛孔中滲透出來。病程進行到最后,全身除了骨骼和牙齒之外全部化為淡黃色液體。更可怕的是,這些粘稠的液體也極具傳染力,這些淡黃色的液體會極快的在空氣中變成浮粉,散布開來。無論是碰觸到淡黃色的液體,還是吸入了這些浮粉,都會讓人出現被感染的癥狀。

  “液化病”剛剛出現的時候,沒有人會把它和之前的“輕感冒”聯系在一起。毫無征兆就突然病倒的病例的增多,恐慌也在人群中不斷蔓延開來。而與蔓延的恐慌相比,液化病其實早已悄悄的隨著飛機和輪船爬滿了全球,各個大洲都出現了液化病人。社會開始恐慌,民眾爭搶物資,這使得政府不得不出動軍隊控制局面。世衛組織的計劃也從最開始的治療患者變成了隔離并“無害化處理”患者以防止“液化病”擴散,那些有過“輕感冒”但尚未發病的人出于求生的本能四處逃離,卻又成為了其他地區爆發瘟疫的種子。這場混亂只進行了不到3個月,多國的政府就已經處于癱瘓狀態,只有為數不多的的幸存者們躲進了地下工事中,這些工事原本是為了防止全球核戰而修建的巨型地下城。在核級別的凈化裝置下幸存者們在恐懼中茍延殘喘躲藏了5個月后,派出了一支全副武裝的偵察小組返回地面。意想不到的是,在偵察小組目力所及之處,所有動物和植物都變成了液體……就如同是冬日的寒冰被夏天的烈日融化了一樣,現在,液化病才是地球的主宰。

  雖然說地下掩體里有著一套完整的循環系統得足夠的物資,可以讓躲藏在里面的人類生活數幾年。如果定期派遣敢死隊到地表收集物資,人們還可以在地下生活數十年。但是隨著設備的老化和一些不可再生物資的消耗,人們終會有挺不住的時候。根據聯合國的決議,幸存下來的人類舉全球之力開啟“方舟計劃”,在格林蘭島、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和美國阿拉斯加地區挑選了3處了最安全的核化防護地下工事作為“方舟”,數十萬的人類受精卵和經過純化的動物胚胎與植物種子被冷凍在其中。又改造了2艘航母作為4號和5號“方舟”,分別將他們??吭谀蠘O和北極。不過壞消息是北極的方舟5號混入了偷渡的感染者導致全艦被污染,現在方舟5號已經被聯合國下令鑿沉在了北冰洋。中國政府為了配合“方舟計劃,將“天宮6號作為”6號方舟”,為保留人類的火種而作為一個太空中的備份。這60艘貨運船與天宮6號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飛船。它有兩個任務:1.當地球表面的瘟疫退散之后,作為地球物種的播種機,將貨運艙中冷凍的植物種子播撒到地球表面。2.如果地球上最后的人類文明也沒能抵擋過這次瘟疫,就開啟發動機逃離太陽系,帶著人類文明和地球生命的種子前往未知的宇宙,流浪上千萬年,尋找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并定居在那里。

  向陽在液化病爆發之前正處在“天宮6號”的輪班期中,萬幸的她躲過了一劫,也成為了人類在太空中的希望女神。向陽清點本次貨運艙送來的物資清單,這時候他看到了一行很熟悉的文字“向日葵”(Helianthus annuus)。向陽有個非??蓯鄣呐畠?,大名叫向日葵,小名叫花花。

  自從向陽輪班倒太空站,由于通信頻段的限制,向陽已經很久沒有與女兒通過話了。最近一次獲得女兒的消息還是軍區幼兒園的老師打來的,老師對向陽匯報,說向日葵已經進入地下掩體,但是淘氣的向日葵總想著要回到地面上去,經常從潔凈區向隔離區的豎井跑,每次她被抓回來都少不了用紫外燈照射消毒,皮膚黑了不少。向日葵對老師說,到了地面上就可以仰望天空,白天可以看到太陽,晚上可以看到星星和媽媽……

  清點完了種子和冷凍胚胎,向陽看到了這次位于第60號貨運艙正中間的人體休眠倉。如果地面飛控中心發來指令,那么向陽就要進入休眠倉,把自己冷凍起來。她不知道自己再次被喚醒會是什么時候,幾百年,幾千年,幾萬年……如果真的啟動了計劃2,那么面對她的將會是宇宙中無盡的寒冷與黑暗。不過這些寒冷和黑暗對于貨運艙其他的“乘客”來說倒是不錯,貨運艙遠離太陽之后就可以把飛船制冷系統拋掉,減輕質量,讓自己能有更快的加速度逃離太陽系。

  向陽應地面飛控中心的要求,現在需要熟悉一下休眠倉的操作方式。她飄近了休眠倉,這是A國提供的最新型休眠倉。她按照系統提示打開了休眠倉的艙門。氣密門緩緩的打開了,休眠倉內高壓的氣體從門中噴出發出了哨聲,向陽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下意識的向后飄去。隨后,一股強大的氣流伴隨著淡黃色的煙霧和酸臭的氣味從氣密門中噴涌而出……向陽雙手護住自己的頭部但也無濟于事,她身處的通道馬上被這些霧瘴彌漫。向陽顧不得多想,她盡量屏住呼吸,向著最近的操作臺飄去,她嘗試關閉飛船的空氣循環系統,每按從一次屏幕,系統得延遲都讓向陽感到度秒如年。屏住呼吸她的大腦在缺氧狀態下又昏昏沉沉。當她看到屏幕上一道道艙門與閥門從ON變成OFF之后,也逐漸安心下來。大腦缺氧讓周圍的一切變得模糊而黑暗,她已經無法再控制住自己的肺,那些瘴氣伴隨著恐懼被吸進了她的肺里……在昏迷的前一秒中,她扭頭向休眠倉望去,從里面飄出了一件沾滿污損的A國宇航局的制服和一具白骨……

  “媽媽!快看呢!快看!向日葵!向日葵和花花!花花和向日葵!”

  昏迷中的向陽似乎聽到了花花的呼喚,她睜開眼睛,看到了自己掙躺在丈夫趙明的懷抱里,她回憶起了在本次任務出發之前,一家人外出旅游的記憶。

  這是平原上一片人工種植的油葵花田,仲夏的黃昏,太陽正慢慢沉沒向遠方的山脈,些向日葵正昂起碩大的花盤,向著夕陽西下的方向遠眺,東方的穹幕下星星點點的閃光逐漸變得依稀可見。這花田邊一片裸露的平地上,向陽和她的老公趙明正躺在野餐布上,遠遠地看著在花叢中撒歡的花花在。

  “我們的假期可能要提前結束了?!壁w明放下手機對向陽說道。

  “發生了什么?”向陽伸手拿開了擋在臉上草帽,側過身微微瞇著眼看著趙明。

  “A國出現了一種奇怪的傳染病,院長已經下達命令了,我們要為隨時可能爆發的瘟疫做好提前準備。所以……我們的假期可能……要泡湯了?!壁w明俯下身去十分慚愧的說。

  向陽閉上眼睛挑了一下眉,起身親了趙明一下“沒關系,習慣了。服從命令是我們的天職,而且馬上我也要開始我的下一個任務周期了??蓱z的還是我們的花花,她能見到我們的時間真的是太少了?!?/p>

  “回去之后,我會先把她送到軍區幼兒園的,然后我再……”

  趙明正說著,被遠處花花的大叫打斷了。

  “媽媽,太陽下山了,天就要黑了?;ɑㄅ潞凇被ɑㄒ贿呎f著,一邊從向日葵花海中跑了出來,這一整天花花都在外面瘋玩,白嫩的笑臉都曬得有些紅里透黑。

  “那是太陽公公要回家睡覺了啊,花花也該回家睡覺了。一覺醒來明天又能看到太陽公公了!”向陽跑過去,俯下身去把花花抱在了懷里?!皨寢寱谝估锖煤帽Wo花花的,媽媽就是花花黑夜中的太陽?!?/p>

  “媽媽不怕黑么?”花花帶著頭,用著一雙圓圓的眸子看著向陽。

  “媽媽不怕黑,因為你就是媽媽的小太陽??!”

  “嗯!花花最愛媽媽了!”

  “這話讓爸爸聽見了他可是會吃醋的,好了,我們一起回家吧!”

  “好!”花花雙手環抱住媽媽的脖子,扭頭看向東邊已經變得深邃的天空,一道流星劃過天穹。

  “媽媽你快看!流星!流星!啊……沒了!”

  向陽扭過頭去看了一下,“啊,好可惜我沒看到,下次,下次我一定和你一起看流星?,F在快許個愿吧,對流星許愿你的愿望會成功的哦!”

  “那……那我希望我和爸爸媽媽能永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傻孩子,愿望說出來就不靈了啊……”

  “一定會實現的!因為這是我真心的愿望??!”

  ……

  向陽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試圖重新讓自己振作起來,她馬上又在控制臺上查閱飛船的信息,貨運艙區域的空氣循環系統其實在對接完成之后的不久就完全被污染了。她的操作并沒有為貨運艙帶來任何希望。唯一讓她感到欣慰的是由于貨運艙與天宮6號的循環系統相對獨立,所以天宮6號的核心區被及時關閉,沒有受到污染。向陽又在操作臺上查閱飛船的物資,很遺憾,地球上至今也沒有開發出液化病的特效藥,飛船物資里也沒有任何可以治療她的藥物。失望和絕望襲上她的心頭,她的軀體就像是失去了靈魂一樣突然癱軟下來,但是由于太空的失重使她整體依舊保持直立的姿態。無論是實行計劃1還是計劃2,她都是人類的希望女神。但是從女神向瘟神的轉變卻只需要短短的一呼一吸。在休眠艙中壽終正寢,或者在航行途中突然撞擊帶來的死亡對于向陽來說都是一種仁慈。她突然就能與那些自殺的絕癥病人共情了,與其說被病魔痛苦的殺死,不然簡單痛快的自我了解。貨運艙里正好有帶毒植物的種子,只要一兩粒就可以讓她在安詳的昏迷中死去。但是她不能,她還有任務在身,她還有家人在等她,她還有為人類帶來希望的可能……她從舷窗里望向地球,那原本的蔚藍色家園現在已經變得陌生,藍色的海洋已經變得有些發黃,原本綠色的草原與叢林也變成一片蒼涼的淡黃色,億萬生物孕育幾億年的家園,就這樣毀于一旦。人類千年發展布滿地表的文明,就只能茍活于深深的地下。這淡黃色的惡魔,應該受到天火的制裁。

  向陽在操作臺上飛快的操作著。

  “6號方舟……呼叫飛控中心……6號方舟呼叫飛控中心……”向陽把自己用安全帶固定在接收模塊的操作臺前呼叫著地面指揮中心。

  “飛控中心收到?!敝笓]中心傳來了回音。

  “飛控中心……這里……這里是6號方舟值班員向陽,我在休眠倉里發現了一具尸體,應該是偷渡者……可以判斷出,他已經感染液化病?!毕蜿栴D了一頓,咽了一口已經開始發酸的唾液“在打開冷凍倉的時候,里面的液體隨著氣體噴了出來。我已經進行了緊急封閉處理,我封閉了貨運艙組與天宮6號本體的連接。受污染的氣體被控制在了貨運艙組的循環系統內……我應該已經被感染了……”

  之后是死寂一般的20秒,向陽卻已經在這20秒鐘看到了自己的終點。

  “請用核酸試劑核實您的感染狀態?!憋w控中心回道。

  “不用檢測了,我的癥狀很明顯……”

  “飛控中心收到……”

  “我知道我已經活不下去了,但是請你們允許我為人類做最后一件事情?!毕蜿柾蝗粚χ聊淮舐暫艚?,這是她發自內心的聲音。

  “飛控中心收到,請講?!?/p>

  “我已經把制冷系統和休眠系統的制冷劑管線接至噴口管線,我會讓貨運艙脫離天宮6號,在緩慢的下墜和環繞過程中打開噴口,向全球的臭氧層中直接釋放氟利昂制冷劑……”

  “你這是要做什么?”飛控中心中傳出了不解的疑問。

  “我了解到,液化病目前已知的弱點是紫外線,所以我打算利用氟利昂制冷劑破壞大氣中的臭氧層,讓是宇宙中強烈的紫外線把它們全部殺死了?!?/p>

  “你瘋了么?你要破壞整個地球的臭氧層?”

  “是的,當我從太空釋放氟利昂制冷劑的同時,也希望地面上有能力得設施與我一起釋放氟利昂制冷劑?!毕蜿柺箘叛柿艘豢谕倌罄^續說,“方舟計劃可能是人類文明的種子,但更像是是人類文明的墓碑。我沒有信心認為這小小的一艙冷凍標本和受精卵可以在地球上重新燃起文明的火光。更何況我還是一枚已經感染了病毒的種子”向陽咳嗽了起來,一團黃霧在空間站中飄散開來?!芭c其坐以待斃……不如殊死一搏。我已經設置好了程序,我會讓貨運艙在緩慢下墜的途中釋放氟利昂制冷劑,然后我會和它們在墜入大氣層的過程中燃燒殆盡……如果我成功了,地面將受到幾星期甚至幾個月的強紫外線照射,希望這足以殺死所有液化病的病原體……如果我失敗了……對于眼前這已經滿目瘡痍的地球來說,又算的了什么呢……”

  向陽的晶狀體開始變得渾濁,她知道大限已至。她顫抖著把手放在了鍵盤的回車鍵上。

  “飛控中心收到……一路順風……”

  貨運艙組噴射出一陣淡淡的白霧,緊接著他們與彼此分離開,圍繞著天宮6號建成的雪花狀的結構向著四面八方飄散開來,就如同是一朵以太空為背景綻放的銀白色的禮花。那些巨大的貨運艙在地球的襯托之下卻是這么的渺小,向下俯瞰,蒼茫的淡黃色的地球就在它的身下。貨運艙按照向陽預先設定好的時間打開了各自的發動機,淡藍色的離子焰緩慢的推動著貨運艙改變姿態與環繞高度。然后一道道淡白色的氣霧從貨運艙的側面飄散出來,形成了艙體身后若隱若現的航跡,這些航跡又在淡藍色的薄暮中緩緩消散,慢慢的看不見了。

  ……

  一個聲音在向陽的耳畔回響起來。

  “媽媽媽媽!快看快看!是流星!流星!”

  向日葵的聲音在向陽彌留之際的耳畔低語著……低語著……

  “流星!流星!媽媽我們一起來許個愿吧!”

  媽媽今天為了你,變成了星星。

  ……

  艙體正劃過地球的背陽面,在弧形地平線上,太陽正在快速上升,一道光線從艙體的舷窗中照中了向陽的面龐。向陽似乎是感到了這一絲溫暖的陽光:

  “這是……希望的……曙光……”

  ……

  世界各地的地下掩體向地面派出了敢死隊,炸毀周圍含有氟利昂制冷劑一切設施,讓它們逸散到大氣中。伴隨著臭氧層的破壞,強烈的紫外線俯沖著壓向大地,帶有液化病病原體的空氣和水體以及表層地表都被消殺干凈。這是地球漫長地質紀年中的又一次大滅絕時代,卻也又是一次充滿機遇的大新生時代。在確定液化病被消滅之后,聯合國又制定了保護傘計劃,在短短2年的時間里利用人工干預的方式,從天上和地下用各種方式重新制造出了薄薄的一點臭氧層。這時候人們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從地下掩體中走出,摘下面罩,帶上包裹著鋁箔的遮陽帽,重新呼吸這久違的空氣。是時候了,是時候讓我們重新“種出個地球”了。

  內蒙古腹地,這里曾經是亞洲乃至全球最肥美的草原,如今卻已經化為一片焦土。風卷起的沙粒飄揚著,翻滾著,被一處前朝人的金屬制的殘骸所阻擋住,累積而成小小的沙丘。在沙丘的另一側,一點點新鮮的綠色正邁著緩慢的步伐向四周擴散著,一株向日葵就靜靜的生長在這小小的綠洲之中,它們正用著圓圓的花盤眺望著地平線上緩緩升起一輪火紅的朝陽。

責任編輯:科普云

上一篇:但愿人長久

下一篇:選擇未來

科普中國APP 科普中國微信 科普中國微博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是中國科協為深入推進科普信息化建設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內容建設為重點,充分依托現有的傳播渠道和平臺,使科普信息化建設與傳統科普深度融合,以公眾關注度作為項目精準評估的標準,提升國家科普公共服務水平。

猜你喜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