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桃花源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2020-09-21 作者:李安寧

  楔子

  清晨的山谷里一片寂靜,茂密的樹林里偶有幾聲鳥叫蟲鳴,濃霧也削弱了不少,一切都看起來是那么的祥和。突然一陣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這片寂靜:“小孟,手機有信號了沒有?”

  “還是沒有?!?/p>

  “你再往上爬爬看試試?”

  “根叔,我再往上,樹就要斷了!”

  “唉,行吧,你下來吧,松樹太大,腳下留點神?!蓖踬F根看著眼前巨大的松樹,心中是五味雜陳,要是平時看到這種三四個人合抱才能抱住的古松一定會連連稱奇,可是在這里一連走了好幾天了,也沒能走出這該死的山谷。即便二十多年的職業生涯練就了榮辱不驚,王貴根在得知手機仍沒信號后,心中不由得焦躁起來。

  孟云澤靈活得像只猴子,從古樹上快速躥下來,看著王貴根腰間掛著的腳鐐,問道,“根叔,老洛人呢?”

  “老洛說他要再去確認一下地形,辨一下方位,我怕他出什么意外,先把他腳鐐下了,等會再安上?!?/p>

  “根叔,你不怕他偷偷拋下我們自己跑了嗎”,作為初出茅廬的菜鳥,夢云澤明顯很不放心洛尋真這個重刑犯。

  “放心吧,跑不了,老洛都這把年紀了,在這種地方沒先跑出去就得先餓死了,”王貴根作為經驗豐富的老民警,這點洞察力還是有的,“而且我感覺老洛這兩天有點奇怪,普通人走了那么些天早就要崩潰了,他一把年紀反倒越精神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p>

  “也許是他撿回了一條命,心態好吧!”孟云澤想到這些天魔幻般的遭遇,不禁感嘆道,“如果不是我們都在一塊,泥石流爆發的時候估計老洛就嗝屁了?!?/p>

  回想起十天前的遭遇,縱然根叔見多識廣,也有些心有余悸。

  第一章

  半個多月前,王貴根收到領導分配的特別任務,照顧外地羈押的重犯洛尋真回鄉探親,和他搭檔的是剛畢業沒多久就考進來的菜鳥協警孟云澤。

  洛尋真原本是名優秀的考古工作人員,因為多次私自盜掘重點遺址而被抓捕,雖然對遺跡的破壞性很小,也沒有倒賣任何文物牟利,但依舊被判了無期。

  由于服刑期間表現良好,經常幫助警察破解盜墓案件立功,洛尋真刑期降到了二十年。本來正常重刑犯是不會被批準監外探親的,綜合考慮到他年事已高,再有六年就出獄了,因此上面批準了洛尋真探親的機會。

  洛尋真直系親屬基本已經去世了,倒是有幾個遠方親戚還在武陵山區的山村里生活。七月的天空,要么烈日炎炎,要么大雨滂沱,很不湊巧,探親的日子天空不作美,接連的大雨讓泥濘的山路更不好走,開車也得小心翼翼,一旦車輪陷進泥坑,少不得一翻折騰。

  安全第一為座右銘的王貴根有些后悔了,本以為這次出任務就是照顧下老犯人探親,簡簡單單還能看風景。沒想到好不容易等雨停下來,車才開進山區沒多久,又下大了,夾雜著電閃雷鳴聲,讓他覺得今天肯定是不會停雨了。

  “小孟,你的智能機不行啊,說好的今天下午雨會停,怎么又變卦了!”王貴根不禁抱怨道,“早知道還不如看我諾基亞上的天氣預報短信了?!?/p>

  “根叔,這跟是不是智能機沒啥關系,你也知道,最近是汛期,天氣預測都不會太準的,我這是實時的預報,也會容易變動?!泵显茲梢贿吙嘈χ?,一邊不時往后座瞟一眼那個滿頭花白,帶著手銬腳鐐的老人。洛尋真的性子悶悶的,一路上不悲不喜,看不出情緒,并沒有流露出回家探親時意料之中的喜悅。這是孟云澤第一次和重刑犯同在一車,說不緊張肯定是假的。

  看出孟云澤的拘謹,王貴根開著車輕聲道,“沒事的,別緊張,你車座底下我買的有零食,你可以吃點?!?/p>

  孟云澤翻出車底下的包裝袋,打開一看,有些無語,“根叔,你管著一大袋壓縮餅干叫零食?”

  王貴根看來一眼孟云澤,道,“小子,你懂什么,壓縮餅干雖然硬,好吃也耐吃,關鍵時刻比別的東西都抵飽。千錯萬錯,安全無錯” 坐在后面的洛尋真也好似認同的微微點頭。

  “是是是。您說的對!”孟云澤并不想在這樣惡劣的天氣下與前輩增加代溝。

  車外的雨越下越大,沒有一絲要停的節奏,王貴根只能小心翼翼的慢慢開著,距離目的地還有一段路程,山區雖然沒有洪水的風險,但這么看著沖刷著車窗的雨水,老民警的心總是有些隱隱的不安。

  “轟隆”一聲巨響,一道閃電仿佛就在他們眼前劈下來,眼前一陣炫目的強光,連孟云澤都感覺到了車身在猛烈的顛簸。王貴根也不由得急剎住了車。

  恢復視覺后,看著車外樹林的一片狼藉,王貴根敏銳地察覺到山體在微微震動。

  “地震?泥石流?”不管是哪個都是異常棘手,王貴根當機立斷,立刻調轉車頭,向山下開去。還沒開出多遠,只覺得山體震動越發劇烈,瞥了眼外面裹著樹木石頭快速下滑的泥漿,王貴根的心里越發絕望。

  千鈞一發之際孟云澤眼尖,“根叔,前面的小坡震出了個大洞,我們去這里面躲躲,起碼不會被活埋?!蓖踬F根看著前方山體被震出的大石洞,求生的本能令他不顧一切地沖了進去。

  沖進石洞后,本以為安全的眾人高估了石洞的穩固性,石洞結構快速塌陷,連車帶人都掉入了地下暗河,突如其來的狀況讓王貴根連連叫苦不迭,一陣天旋地轉中,大家都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過了多久,孟云澤最先蘇醒,快速觀察了四周,雖然車還泡在水里,但已經安全了。衣服渾身濕透,警車在慢慢滲水,不過還算幸運,他們隨著警車被地下河沖道了一個湖泊的岸邊,

  孟云澤立刻搖了搖邊上的邊上的王貴根,“根叔,醒醒,我們安全了?!?/p>

  王貴根悠悠轉醒,問道:“小孟,現在情況怎么樣了,洛尋真呢?”

  “他還躺在座位上沒醒呢!”

  “把他叫醒!”

  孟云澤推了推仰躺在后座上的洛尋真,只覺得有些不對勁,用摸了摸洛尋真的額頭后,“根叔,他好像發燒了?!?/p>

  “壞了,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也找不到醫院,”王貴根試圖發動了幾次警車,但都熄火了,只好放棄開車回去的念頭,“小孟,我手機沒信號了,用手機叫一下局里來救援吧?!?/p>

  孟云澤苦笑道:“根叔,我的手機在褲兜里被水泡了,早開不了機了?!?/p>

  “哎,關鍵時刻掉鏈子,果然智能機靠不住?!?/p>

  湖邊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孟云澤撿一些枯枝用打火機點了個火堆,把衣服烘干。王貴根弄了點水邊的楊柳枝和一堆野草藥的混合做成土方子嚼碎,和著保溫杯里的枸杞茶一起給洛尋真灌了下去。在兩人照顧下,洛尋真休息了一天一夜終于退燒醒過來了。

  暫時脫險的三人此時又面臨著新的問題——生存,孟云澤的手機始終無法開機,王貴根的諾基亞還算堅挺,不過也只能簡單的開關機,根本沒信號。

  年輕人的靈活性好,尋找信號的任務就交給了孟云澤,王歸根經驗豐富,專門去收集野菜,再整點林子里的藤蔓結網捕魚,雖然水里只有些小魚,但也勉強夠墊墊肚子了。

  洛尋真也不是一無是處,泥條盤筑的土方法燒制了些簡便使用的陶土罐子燒水喝,總算解決了用水問題。三個難兄難弟在求生過程中漸漸熟絡起來,兩人也對洛尋真有了些直觀的了解。

  三個人將吃不完的野菜和小魚烤干當做干糧,便踏上了尋找救援的路??蔁o論是湖泊還是森林,都籠罩著一層薄霧,能見度多少有些受限,北斗星或者太陽辨別方位的方法都無法奏效,長期沒有直射陽光的森林里,觀測樹年輪的方法也失敗了。

  走了兩天后,孟云澤在樹頂遙遙看見了一個村落的輪廓,就連一向穩重的根叔也耐不住心思,也爬上巨樹確認了一番??墒撬麄兎置饕呀洺遄拥姆较蜃吡巳奶炝?,村落的輪廓依舊是那么朦朧。

  第二章

  一會兒,洛尋真回來了,手里捏著一塊滿是青苔的泥塊,眉頭緊鎖,道:“這個地方,不簡單??!”

  “什么嘛,這我早知道了,我們之前明明在山里。醒來就沖到了湖邊,鬼知道我們在什么地方!”孟云澤一邊給老洛重新裝上腳鐐,一邊抱怨道。

  “我說的是這片地區的風水位非常奇怪,好似不在人間!”

  “我們還沒脫困呢,你的職業病犯了?”根叔聽的摸不著頭腦,也忍不住抱怨道。

  “你們看我手里這塊土,在野外被植被和風雨侵蝕了那么久還依舊這么堅固?!崩下逵昧撕艽蟮牧獠琶銖姲堰@塊泥巴掰斷,“這是三合土,石灰、砂石、泥土混合夯制的,是人為制造產物,可我觀察了附近的土層并沒有發現近期任何人類的活動痕跡,離我們最近的人為制造產物就是這塊夯土,可是這種夯土一般只用在古代城池中,而這里并沒有符合城池的痕跡。這么多天下來,甚至沒遇上什么中大型的的哺乳動物,蛇蟲鼠蟻都不太多,在這樣一個森林里面,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

  老洛摸了摸長出來的短胡茬,滔滔不絕道:“古樹常青、生機盎然,卻又地勢不顯、生機凋敝。如果按照風水位去理解,七星隱匿,陰陽倒轉,廉貞入文曲,水抱山丘,長水連橫木,化氣為囚,我們之前看到的那片村落倒有可能就是蜃,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海市蜃樓…”

  “等等,你說的那些迷信我們聽不懂,”根叔疑道,“但你說我們看到的村子是海市蜃樓,有什么憑據么?”

  “我這不是迷信,是科學,我們所在的這片地區,除了自然形成,也有一定人為改造的痕跡,雖然這些痕跡有些久遠,但說明這里曾經是有人存在過的。我們走了那么多天,雖然感覺上一直在往前走,但是人直線走路有誤差角度的,我觀察了一些小溪的流向,每半天左右要顛倒一次方向,所以我們行進的方向有可能是打轉的,就算走死了,也走不到那村子?!崩下暹t疑了一會,道,“我們現在的干糧不多了,就算手機待機時間長,也不一定能經得起我們這么耗到救援。水霧氣長年不散,如果再沒有辦法聯系到外面,我們就出不去了?!?/p>

  雖然對老洛的風水定位理論不是很相信,但還是覺得有些可取之處的,孟云澤道:“老洛,我們現在往前也不是,返回也不行,那該怎么辦?”

  “索性賭一把吧,有水的地方就有活路,順著小溪上游走說不定有山脈,能離人煙近些,哪怕源頭是個泉眼,也好過在這里面迷路累死?!?/p>

  稍微整頓了一下,把行動不方便的警服全部換成了常服,老洛的手銬腳鐐也暫時下掉了,順著水流而上。森林里樹木縱橫,小溪分叉密布,但遵循水往低處流的原則一路逆行而上,雖然一路上總會不知原因的繞不出來,但這么不死心地走了兩天時間,竟然找到了水流源頭。

  行至水源,大山遮蔽,山體陡峭,難以攀爬。小溪盡頭有片桃林,已然七月,碩果累累,卻無人煙。三人摘了些桃子充饑,吃了那么些天野菜和干糧,總算有些能吃的,雖然果子沒完全熟透,卻是三人能嘗到的人間絕味。

  爬山的計劃已經沒用了,孟云澤看了看諾基亞,還有兩格電,卻依舊沒有信號。根叔卻把大家叫住,原來他剛剛發現溪水盡頭的大山口竟然有個洞口勉強夠一人鉆進去,最關鍵的是他往里面探頭看了看,竟發現有一絲光亮,說明這石洞的背后應該有出口,但具體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孟云澤看了看桃花林,再看了看溪水這里的洞口,突然覺得有些熟悉,說道:“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感覺我們現在的遭遇有些似曾相識?!?/p>

  老洛顯得格外激動,聲音微微發顫道:“眼熟就對啦,課本讀過沒有,我們這遇上了桃花源??!真沒想到這片世外桃源居然真的存在!”

  “不管了,先出去再說”根叔現在只想逃離這個有些光鬼陸離的鬼地方。

  第三章

  為了穿過洞口,大家不得不將隨身攜帶的瓶瓶罐罐都拋下,只帶了一些輕量的必需品。就像《桃花源記》里寫的那樣,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當穿過洞口的時候,豁然開朗,三人徹底震驚了。

  “老洛,這里真的是桃花源嗎?”孟云澤張了張口,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入眼一座被大山包圍的村落,村還是那個村,似乎建筑風格還停留在上世紀的黑磚小平房,田還是那個田,田里沉甸甸的的稻穗已經開始轉黃,可以準備收割了??墒?,村落的中心卻佇立著整體黝黑的巨大八棱柱金屬塔,明顯與周邊建筑有著明顯的差別。

  “不可能啊,記載里明明是個古村,怎么會…”洛尋真喃喃道,感覺說錯了話,立馬改口,“我也不知道,我聽說桃花源是存在的,可是傳說的東西怎么可信呢!”

  看著異?;钴S的洛尋真,孟云澤和王貴根都覺得眼前的人也怪異起來。跟著老洛一起走入村落,村子里卻一個人都不在。布置規劃有些吻合幾十年前小縣城的布置,就連供銷社、書店、插卡電話亭都有,這些有些老氣的建筑與遠遠看著高聳入云的奇怪金屬黑塔的反差更讓人覺得奇怪。孟云澤試了試電話亭,果然只有一片忙音。

  正當三人觀察這村落時,旁邊的書店木板門突然被打開了,里面走出一個肉嘟嘟的小女孩,背著小書包走出來,一臉疑惑的看著站在街上的三個陌生人。三人也愣了,冷不丁從這詭異的地方冒出個孩子,擱誰誰不奇怪。

  孟云澤輕聲對老洛說道:“這什么情況?你看這小女孩有沒有什么問題?”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警察,你想知道就自己問她?!崩下逡膊恢涝谙胄┦裁?,隨口敷衍道。

  “根叔,你經驗豐富點,跟孩子溝通肯定也有一套,要不你去套套話?”在老洛那吃了個閉門羹,孟云澤又把主意打在了優秀的老警察根叔身上。

  “哎呀,小孟,以前工作忙,孩子也沒怎么帶過,都是你嬸在家含辛茹苦帶大的,根叔老了有代溝,還是你去吧!這是組織交給你的光榮考驗!”根叔笑著拍了拍孟云澤肩膀輕輕往前推了一步。

  事情轉了一圈又落到了他自己頭上,孟云澤只好硬著頭皮上前問道:“小朋友,你是人嗎?啊,不對,小朋友,這里只有你一個人嗎?”

  “叔叔。我是人哦,大家都在忙著,沒人陪我玩?!?/p>

  “這樣啊,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村里的其他人在忙什么呢?”

  “我叫琪琪,今年五歲,村里的人現在都在塔里面,你要我去叫一下村長爺爺嗎?”

  “哦,這樣啊,琪琪,謝謝你哦,還有糾正一下,要叫我哥哥,不是叔叔?!?/p>

  “好的,沒問題,叔叔?!?看著小女孩傻乎乎的笑,孟云澤有些無語。

  小女孩脫下書包,從書包里拿出一個老式大哥大的物件,也不知是撥了什么號碼,奶聲奶氣地對電話那頭的人說道:“村長爺爺,村子里來客人啦!有三個呢!”

  等了些許時間,塔的方向走出來一名老者,陸陸續續地又出現了一些村民,臉上帶著好奇迷茫的樣子。

  老者一臉復雜地看著眼前風塵仆仆的三人,輕聲喃喃道:“那難怪了,那難怪了!”

  老者行了一禮,道“我是這兒桃源村的村長,幾位客人遠道而來,我深感榮幸,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我們想知道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傳說中桃花源嗎?我們該怎么出去?”

  “幾位貴客莫急,按照桃源村的規矩,初來此地,待我等先招待幾日再說不遲?!?/p>

  看著村長欲言又止的樣子,三人也不勉強,加上連日的奔波,根叔和老洛也快到達極限了,只能先安頓下來修整一下再想辦法。

  第四章

  也沒有顧得上繼續追問村子的情況,三人就被安排在招待所里住下了,村民熱情地提供了一些家常菜肴,水電也能正常供應,但總覺得有種隔閡感。村民大多數時間都在塔里呆著,不知道忙活什么。根叔和老洛連續奔,身體脫力,只能留在招待所修養,孟云澤陪著琪琪玩,順便打探一下村子的情況。雖然琪琪年紀小,但孟云澤通過一番旁敲側擊,也大概也對村子的情況有所了解了。

  村子與世隔絕,確實是傳說中的桃花源,但和書中所描述的卻有些出入,村子雖然封閉,但也絕不是和外界不聯系的,但基本都是幾十年聯系一次,對外界的變化有些不了解也是正常的。琪琪的爸媽從出生就沒見到過,一直是老村長他們在照顧著,

  在桃源村的第三天,根叔和老洛基本上也修養的差不多了,三人正準備商量著開口問村長出去的辦法,沒想到村長竟然晚上主動找上了他們。

  三天沒見,村長似乎比之前滄桑了許多。

  "按照這里的規矩,本來應該我們好生招待你們,只因今年多了些許變故,只能讓你們在這里休息。我知道你們肯定想問出去的辦法,我會全部告訴你們的,但我希望在回答之前,你們能告訴我,中國還打仗嗎?"

  老村長有些突兀的問題讓三人有些奇怪,但為了出去,也就如實的回答道,"還算太平,國家強盛了,好些年沒打過仗了。"

  "那,小東洋呢?走了沒有?"

  村長的話讓三人突然有了一個詭異的想法,難道這些村民不是最早的桃源村民,莫非是抗戰左右逃來的?

  "早走了,1945年就走了,美國投了三顆大原子彈,嚇得他們的頭頭立馬就投降了!"

  聽到這個消息,村長的嘴角不斷抽搐,深陷的眼窩里似乎有淚光打轉,"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村長長嘆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好一會才平復了心情,道:"其實,我并不是桃源村的先民,我是民國33年也就是1944年逃至此地的,你們既然有緣來此,那我自然也該如實相告。"

  三人一聽,猛地吃了一驚,七十多年過去了,可老村長哪怕是按剛出生來此,也該是個年近八旬老人了,可看現在的老村長滿打滿算也不過六十左右??!

  “這片土地自成天地,封閉隱秘,自秦起,已有人來此,小國寡民,有如共和,偶有誤入者,可按原路返還,晉后多有人逃至此地避災,本是清凈之地,沾染世俗,便有了紛爭。后有諸子百家為存火種,在此避世,借山川地勢設立機關?!?村長看出了眾人的震驚,道:“43年的時候到處都在打仗,飛機大炮的聲音天天都耳邊響起,我不過是一名剛剛而立之年的教書匠,村子里組織鄉勇護送一名大學問家去山里避險,我便想著混在隊伍里去山里躲躲,沒想到這一躲便再無回歸之時?!?/p>

  “滄海桑田啊,歷史上這武陵之地也曾經歷過常德會戰這等血肉磨盤”老洛嘆道,“那你們之后就沒有人來過此地嗎?”

  “有倒是有,庚子年倒是掉進來個先生,不過奄奄一息,我們還沒來得及救治就死了…”

  老洛沉默了,這是根叔立馬發現了一個有些不對勁的地方:“等等,而立年?莫非村長如今已經有上百歲了?”

  “你們應該也有所察覺了吧,這里的時間其實和外面是不對等的。我資質愚鈍,沒有被天道塔所選上,常年只能為天道塔做基礎維護,也是有所了解的。天道塔,也就是村子深處那座黑色金屬塔。我們所處的這片空間就是由天道塔所衍化生成的,這里的歷代諸子先賢用一生所學不斷完善,才開辟了這片世外天地?!崩洗彘L道,“你們是從外圍的山洞里進來的吧,那才是最初的的桃源迷境,本是和外界相連的,后來天道塔不斷地發展,原先的地方就被廢棄了?!?/p>

  “你所說的諸子先賢如今又在何方?我們所處的這片位置,既然空間和時間上都與外界不對等,難道我們所處之地是個類似海市蜃樓的幻境嗎?”老洛還是對他的蜃樓理論念念不忘。

  “其實如今的這片桃源,既是現實,也是虛幻。先賢為開辟桃源之地,探尋天地奧秘,機關妙術演算世間變化,但人的壽數終有窮盡,先賢也不例外,窮其一生,所得終化塵土,便集眾人之力幾經研發,造就這玄妙無窮的天道塔,天地萬物演化萬千,撐起了這片天地。而演化后的天道塔,會抉擇一些大限將至的智者,以能量為代價延續其生命,相對的,智者就要以自由為代價,維持天地運轉的規則?!?/p>

  老村長的一席夜話,讓眾人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也知道了只有通過天道塔考驗才能回歸外界,但這神秘無窮的天道塔卻讓眾人的心底都籠罩著一層陰霾。

  躺在招待所的床上,但此時大家早已無心睡眠。根叔道:“小孟,你說這天道塔究竟是不是真的,我咋感覺那么玄乎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們這一路上遇到這么多事,應該有可能是真的吧?!?/p>

  這時老洛開口道:“天道塔的存在一個是真實的,畢竟華夏文明中,被歷史隱藏的科技數不勝數,這也可能就是天道塔存在的原因?!?/p>

  第五章

  在一片朦朧里,孟云澤明明感覺剛剛還在和根叔他們說話,突然就回到了小時候在小鎮里無憂無慮的日子。那時候,天很藍云很白,不用擔心未來,慢慢的人長大了,煩惱就多了。上學的時候,煩作業、煩成績,畢了業終于不煩了,因為工作和催婚又成了新的煩惱。老爸有些嚴厲,老媽有些嘮叨,這兩人仿佛從未曾變老的樣子,突然有一天,他倆沒有再催孟云澤早點工作和結婚,只希望他,慢慢地、好好地生活著變得充實而幸福,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

  他的身邊也出現了好多快要消失在他記憶里的人,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甚至小學后就不曾見面的同桌也在他生活的鎮子里,熙熙攘攘卻不擁擠、熱鬧非凡也不吵鬧。

  “小孟子,我不走了!”大學時的女友習慣性地拉著他的衣角,最終也沒踏上異國之路??粗矍暗囊荒荒?,孟云澤明明心中充滿了激動,眼眶卻還是很沒出息地涌出眼淚。

  恍惚間,他好像看到了根叔的影子,在人群里漂泊不定,對啊,根叔怎么會在這呢,根叔不應該會在這兒啊,他想著,本能地想把根叔帶出去,卻發現自己怎么也邁不動步子。他猶豫了,他其實已經回想起一切,但害怕這一步邁出,這些在眼前活生生的人會霎那間消失不見。

  對啊,這些人怎么可能還會一一出現在他的世界呢,有的人或許還可以久別重逢,可有的人早已是天人永隔。眼前的一切雖然無比真實,摩挲著童年時爸爸做的玩具木槍,啃著著奶奶給的炸雞腿,看著電視里重復了無數遍的電視劇,很平凡很真實,卻又漸漸地在眼前模糊,“我要出去,我還得帶著根叔和老羅一起回去,這是工作,也是任務!”孟云澤暗下決心,狠狠地咬了下舌頭,刺痛并未一下子把他帶回現實,只有一道道如同魔鬼般的誘惑聲,“留下吧,留下吧!你想要的我們都可以給你實現!”

  “不,這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可以靠自己爭取,用不著你們來給我?!泵显茲傻吐暫鸬?,“我不管你們是什么科技造物也好,牛鬼蛇神也罷,別再用這些虛幻的東西籠絡我。如果這就是所謂的創造一切,那你們就做著春秋大夢,和這破塔一起腐爛去吧!”他全想起來了,他們三個跑去接受天道塔考驗,如果能通過考驗自然可以出去,如果通過不了,就會留在塔里,淪為“造物主”中的一員。

  對啊,天道塔雖然本意是好的,開辟世外桃源,本是為世人創造一片安詳凈土,但逝去了原有的意義,在虛假創造的現實中慢慢變質,成為避世者另一個牢籠。那些一個個追求著世外桃源的人們,寄生在天道塔內,醉生夢死全然不顧外面的發展,終究被歷史解開了虛偽的面紗。

  第六章

  懷著對天道塔的厭惡和逐漸堅定的意志,孟云澤突然被一陣斥力踢出了塔里。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好似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臉龐。猛地睜眼一看,竟是老洛,而根叔則是在一根又一根的抽著自己的那寶貝似的煙。孟云澤道:“我在里面多久了?”

  “你運氣很不錯,塔外的時間差不多是兩小時五十八分,離村長說的融合時間就差兩分鐘?!碧斓浪拖褚话褲M是蜜糖的毒藥,令人沉浸其中,一旦考核超過三個小時就會徹底停留在桃源村里。

  看著眼前的兩人,孟云澤此時卻有些不確定了,他生怕眼前的是虛幻,而自己還在塔里,問道,“你們怎么這么快出來?”

  “哎,人家也是看資質的,我們兩個年紀大了,想象力早匱乏了,能記得的人更是少了,沒一會就把我倆踢出來的?!崩下宓?。

  一旁抽煙的根叔突然開口的:“我反正考核的內容挺簡單的,也就是和那些戰友聚了聚,當年出任務犧牲的幾個老戰友,好像就在眼前似的,哎,雖然知道是假的,但能見到也算了了一樁心事,這破塔也算做了點人事?!泵显茲牲c點頭,確定了眼前的根叔是真實的,因為根叔這一遺憾,是孟云澤以前發現的,并未在這地方提起過。

  老洛苦笑道,“也不知道怎么跟你們說,說來慚愧,有件事一直瞞著,雖是這次是去監外探親,其實只是借個機會再試試能不能有桃花源的線索,沒想到竟意外牽連到大家。我爺爺甲申年被一群民兵鄉勇護送避難,行至此地山林竟再無音訊,父親在我小時候曾多方尋找爺爺,后來也不知去向,沒想到他們竟然都在這塔里了,這就是命啊”

  “不過也還好,如今遇見他們也算了一番心愿?!崩下鍑@道,“我曾多方挖掘有關桃源地的遺址資料,可惜所獲不多,有記載的大多是誤打誤撞進來,稀里糊涂出去的,也不知我們這番經歷出去,會不會也出現這種情況?!?/p>

  “那我們之前在塔里見到的那些大腦就是控制者?”

  “對,那就是依附著天道塔的造物者,所有造物者都放棄了自己的身體,只需要以最低的消耗供給大腦。雖然僅存大腦連接著天道塔,但某種意義上他們還活著,只不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慶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自甘沉淪,也不是所有人都覺得虛幻是一種美好,所以我們這次能僥幸出來,也有父親和爺爺他們的一番助力?!?/p>

  “那老村長他們有沒有可能是天道塔塑造的嗎?”

  “這倒不是,天道塔既然是古科技造物,就不會具備對獨立生命的操控?!?/p>

  “那我們什么時候可以出去?”

  “這估計得問問村長了?!?/p>

  村長此時早已在塔外等候多時,眾人也紛紛來送行。村長道,“雖然我知道這會增加你們很多麻煩,但有件事還是希望你們答應。既然你們說國家太平強盛了,我真心希望你們能把這孩子帶出去,琪琪不應該和我們這些老頭子在這片小天地里生活?!?/p>

  “好,沒問題!我答應了!”根叔做主答應了下來。

  回到來時的洞口,孟云澤看著熟悉的洞口,問道:“這次我們真的可以回去了吧?”

  老洛道:“應該沒問題,記載也都是這么描述的?!比丝粗h處依舊佇立著的天道塔,不由得有些百感交集,原來無數人趨之若鶩的桃花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琪琪背著裝的滿滿的小書包,一臉好奇的看著這陌生的洞口。

  帶著琪琪鉆入洞口,前方有了一陣亮光,突然一股熟悉的天旋地轉感涌上心頭。當三人悠悠轉醒,發現自己完好無損的坐在當初那石洞的警車里,不由得一驚。孟云澤連忙掏出手機,看著完好的手機顯示時間,離當時只過去了六七個小時,不由得輕聲道:“難道這是一場夢?!?/p>

  只聽見后面傳來了老洛的聲音:“不,這一切應該都是真實發生的,你們看!”

  根叔和孟云澤回頭,猛然發現從桃源村一起出來的琪琪,此時在車后座睡的正香甜。

責任編輯:科普云

上一篇:晨曦

下一篇:科幻小說俱樂部

科普中國APP 科普中國微信 科普中國微博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是中國科協為深入推進科普信息化建設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內容建設為重點,充分依托現有的傳播渠道和平臺,使科普信息化建設與傳統科普深度融合,以公眾關注度作為項目精準評估的標準,提升國家科普公共服務水平。

猜你喜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