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美容師2之驚情28天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2020-09-21 作者:董麗娜

  第一周

  冰箱里裝滿了肉類和水果,面粉和大米也是足夠了,阿麗買了足夠的蛋白粉,又囤積了幾瓶葉酸,床底下的零食箱里裝得滿滿的,這些食物吃滿兩個月應該是綽綽有余。

  今天不用早起,阿麗昨天也沒有洗頭,躺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機,拆開一包零食,隨手翻到一個電視劇頻道,正在播放一部最近很火的偶像劇——《美麗的代價》,她把音量調到最大,其實倒也不是對這部劇的劇情多感興趣,只是想讓房間里有點聲音,顯得有人氣一些,也防止自己忍不住去關注窗戶外面玻璃上密密麻麻停著那些恐怖生物。那些家伙用此刻正用口器摩擦著窗戶玻璃上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以特有的生物雷達,貪婪的定位著房間里的口糧。

  此刻伏在窗外的,是一群伺機進入室內,巴掌大的的恐怖昆蟲——僵尸蚊。它們中的每一只都可以在人類睡夢中或不舍防備時候,給你注射一針麻醉劑,然后在你毫無知覺下奪走你的性命。

  最初是一些流浪貓狗的大量死亡。讓人們以為是有人惡意投毒,一些動物保護協會自發組織進行事件調查,在尸體檢驗之后否定了投毒一說法,由于并沒有更多經費進行進一步檢測,加上沒有實際的苦主,興師動眾一番之后,動保組織也沒有發現其他可疑之處,還被網路上一群反動保人群好一頓嘲諷,最終不了了之。

  之后又出現一些獨居老人或者流浪漢在睡夢中神秘死亡,甚至還有些謠言開認為是某種傳染病,只會感染免疫力低下的特殊人群,但這一說法也沒有足夠證據,因此并沒有引起社會重視。。

  之后開始不斷有目擊報告,說在神秘死亡的流浪動物或者人群的遺體附近發現了奇怪的不明飛行物體。目擊者曾用手機拍攝下來,但是由于這種奇怪的飛行物體主要只在夜晚出現,每次手機拍攝的圖片都十分模糊,由此又引發一輪網絡嘲諷,模板無非是:都X0X0年了,拍攝超現實物體的像素還是那么低。

  直到有一天,一些富裕家庭的名貴寵物也出現了大規模不明原因死亡,有人出高價雇傭私人偵探調查。

  終于,網路上出現了一段清晰的視頻,視頻中呈現,幾只10厘米的長的金色蚊子,在夜晚的月色下尾隨行人飛行,伺機攻擊。這條的視頻被瘋狂傳播,引起了社會的高度恐慌。

  隨著媒體和社會輿論的跟進,越來越多的目擊視頻,照片被曝光,更多巨型蚊子襲擊人畜的事件也被統計出來。

  僵尸蚊——這名字是由網友取的,來源于一款古早的手機游戲——植物大戰僵尸,只因為這種變異的蚊子,有著和游戲中僵尸一樣的食譜——它們在繁殖期,需要靠吸食人體腦髓作為營養物質的,恩沒錯,它們就是這么一種可怕的生物,喜歡吸食人類的大腦。

  這些僵尸蚊的口器,總體結構和自然界的蚊子差不多,只是尺寸更大質地也更堅硬,如同一個精巧的刺吸式暗殺道具組合,包含著六種暗器,分別為兩根用來鋸開皮肉組織的下顎,兩根用來刺穿皮膚的上顎,一根用來向獵物注射含有麻醉,脂類萃取劑以及血液抗凝物質的唾液的舌,和用來吮吸獵物體液的上唇,而以上這六種進食工具又被如同劍鞘一樣的下唇包括包裹起來,在僵尸蚊進食的時候,作為包鞘的下唇,為其他進食器官的協調

  憑借這些生物武器,僵尸蚊可以輕易的切割開人的皮膚,在你還沒有察覺的的時候注射麻醉成分,使人類部分肢體喪失知覺,然后用唾液中特殊的萃取劑溶解脂類,然后吸食這些溶解的物質。

  通過解剖發現,它們體內消化的的主要食物為哺乳動物體內的的各類脂類物質。

  隨著深入調查,人們發現,它們會以人畜頭部作為主要攻擊點,切割人體頭部皮膚,用口器刺入顱骨縫隙吸食大腦,一些運氣好的僥幸逃脫,頭部留下被刺穿的傷疤,還有一些大腦受到損傷,雖然沒有生命之憂,但是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癥,更有不幸的,就直接丟掉了性命,

  最初有人懷疑是某處的核輻射泄漏導致了本地蚊蟲的變異,一時間謠言四起,人人自危。

  直到一篇刊登在本市最大報紙 《A市早報》  上的知情者的爆料文,結合大量圖文證據鏈,引爆了民眾的憤怒,將一直隱藏在暗處保持沉默的溫斯特集團,推上了輿論的風尖浪口。

  這一切都源于一年前的那場收購??偛课挥贏市的溫斯特集團收購了韓教授所屬公司擁有的金色美容師第二代研發產品——吸脂美容蚊。這是一種生產體型巨大,可以用于抽脂的生物技術。這項技術一代產品是由金色美容公司的韓教授自主研發的。那是一種體型較小的祛痘美容蚊,它通過自身分泌的脂肪萃取液,溶解人類毛孔中的粉刺,成為液態油脂物質,并將其作為食物吸食,并產生護理皮膚的分泌物,其美容效果和安全性碾壓了當時市場上幾乎所有同類產品,在全球美容產業上產生了顛覆性的競爭力。

  由于一代美容蚊產品的空前成功,使得它的二代加強版吸脂美容蚊在研發階段就備受關注。二代運用與一代祛痘類似的生物原理,用幾乎無創的手法為減肥需求者進行吸脂手術。

  在基因的基礎設計上,二代美容蚊也和一代一樣,只吃脂類物質,不吸血,只是體型巨大,食量更大,唾液中含有的溶脂酶效率更高,當然也做了一定必要的改進。

  基于全球巨大的減肥市場需求,保守估計,二代美容蚊項目將在未來占領全球至少36%的減肥美容市場份額,技術估值最少可達100億歐元。由于其背后可觀的經濟利益,最終二代美容蚊生物項目,被溫斯特集團全面收購,并計劃通過組建新的科研團隊,對產品進行一定優化之后再進軍全球美容市場。

  然而,溫斯特的科研團隊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們將控制成本簡單的構想成增加繁殖數量和成活時間。

  原本研發這項技術的韓博士,金色美容蚊之父,出于安全考慮,在基因編譯中設置了幾個限制型的基因缺陷,嚴謹的控制美容蚊生命周期和繁殖數量。然而,溫斯特集團認為過低的繁殖力和過短的生命周期導致了產品成本過高,影響后期的利潤,因此,新組建的研發小組在幾個大股東的強烈要求下,徹底打破了最初設定的基因防火墻,修復了這些基因缺陷。于是,優化版二代美容蚊開始擁有了大量繁殖的能力和更長久的壽命。

  為了打造后期暴利的營銷模式,溫斯特集團更是商品推向市場前,開始了有目的的饑餓營銷。這導致有太多美容市場渴望提前獲得二代吸脂美容蚊的生物樣本,以內部渠道的名義賺到第一桶金,這種需求就像是盜版商們對即將上映的電影大片片源那樣強烈,盡管溫斯特集團對知識產權的維護有著迪斯尼公司一般的敏感,但近在咫尺的利益壓力注定催生了不可控的人為漏洞。

  隨著黑市對于二代美容蚊的報價一天天水漲船高,終于一些抵擋不住誘惑的溫斯特員工利用職務指標偷取了一些蟲卵帶回家中孵化,之后將其高價賣給黑市賺取灰色收入。

  至此,一切變得脫離了溫斯特集團的控制。黑市的二道販子們并不了解吸脂美容蚊的生物特性,他們只關心能否盡快大量繁殖之后讓其迅速變現,期間某個環節出了問題,讓這些蚊子解鎖了新的食譜,動物體內的其他脂類。然而這一切,眼里只有金錢價值的黑市大佬們是意識不到的。交易多了,管理必然出現混亂,各方光顧著清點鈔票和規劃各自的未來銷售模式,幾乎是毫無懸念的,發生了樣本泄漏,一些美容蚊逃到了野外。

  到了這一步,如果美容蚊像最初設定的那樣,一次性吸食脂肪之后就會死亡,只能在實驗室內和同類交配產卵,維持那脆弱的生命力和繁殖力,那也許今天的一切也不會發生。它們會很快在室外的環境中自然消亡,然而,為了降低二代美容蚊的成本,增加經濟利益,溫斯特的研究團隊打開了一切避免災難的安全閘門。

  在種種疏忽,縱容之下,原本應該造福人類的美容蚊,最終在人性的貪婪下演化成為了僵尸蚊。

  盡管溫斯特集團對此次事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憑借嫻熟的公關操作,還是讓他們成功跳出了輿論的風尖浪口,卻讓民眾將矛頭指向了金色美容蚊之父韓教授。

  在不斷回看網路上上關于溫斯特集團和僵尸蚊那些不可不說的八卦新聞中,阿麗度過了平淡的第一周。

  第二周

  這幾天的電視劇太難看了,阿麗有些麻木的換著頻道,這些天幾乎每個本地頻道的的低端的文字,都在不斷滾動播放著告知市民如何參與“斷食滅蚊”方案的注意事項。

  阿麗在沙發上上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一面瀏覽這些動態文字里告知民眾如何蝸居抗蚊的注意事項,一面回顧這些天,這場突如其來的生物戰爭給自己帶來的一些冷門認知。

  “斷食滅蚊”計劃是這些蚊子最初的創造者——韓博士給出的應對這次蚊災意見,盡管這段時間民眾對他的憤慨和咒罵幾乎讓人窒息,但不得不說他是處理這次危機最有發言權的人。這是目前專家層研究過后,得出的成本最低又最安全的滅殺僵尸蚊的方案。這個方案簡單的來解釋,就是讓這些僵尸蚊吃不到食物,最后因為饑餓喪失行動力,直至死亡。

  用韓教授的話來說,這些僵尸蚊由于最初基因的編譯自帶的缺陷,新城代謝旺盛,能量消耗較大。自身又沒有冬眠的能力,所以當它們長時間無法獲取食物之后,就會因為體內生物能源耗盡而體力不足,導致無法支撐自己的飛行能力,最終墜地。所以只要在足夠長的時間足里保證它們無法進食,就足以將它們餓死。又由于這些僵尸蟲長期飛行的能力較弱,中途如果不維持進食,就無法繼續飛行,這就注定了這些蚊蟲只會待在人群密集的城市,所以只要保持A市之外人員或牲畜在足夠范圍內不出現,這些僵尸蚊就會乖乖待在A市內守在一群水泥罐頭外面,等著里面的罐頭肉自己出來。

  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把這次的蚊災比作森林大火,那么A市人群和牲畜集中的區域就相當于已經著火的森林,森林大火一旦燒起來,就極容易蔓延到周邊的林區,唯一阻止大火蔓延的方式就是在已經著火的森林周圍迅速清理出一片隔離帶,隔離帶中沒有任何可燃物質,這樣大火會由于沒有足夠燃料而自然熄滅。

  而在這場突然降臨的特殊蚊災中,A市的市民就成了那個需要被作為誘餌留在原地穩定住蚊群的初始著火的森林,而A市區與其他城市之間的人群稀疏地帶,將作為隔離區,由zf協調,要求周圍區域在未來36-60天內禁止任何非特批人群和牲畜靠近,以確保形成僵尸蚊食物鏈的真空區,確保即使有個別喜歡冒險的僵尸蚊飛出A市,也會因為找不到食物,要么折返回A市,要么餓死在半路上。而A市的市民則非特殊崗位需要的,必須在未來36-60天內保持待在室內,并關好自己家的寵物,確保門窗關閉緊密,沒有任何僵尸蚊能夠進出的縫隙。即便外出也必須佩戴好完備的防護措施。市政府會安排全副武裝的特警全市排查所有建筑的封閉性安全隱患。無家可歸者也將被安排零售室內住所,并提供這段時間的食物。

  此時的電視上,開始播報特警將企圖出城的市民車輛勸退的新聞,并再次強調,請全市市民至少堅持36天,蚊災自會消退,希望大家堅持到那一天。

  看到到這里,阿麗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說白了讓我們當蚊子誘餌唄。

  不過,吐槽歸吐槽,其實阿麗對目前這個全城蟄伏的滅蚊方案,甚至還有點感激,說白了要不是這個事件,自己可能也沒有機會放松一下。全城放假是市政的意思,任何公司也不能違背,工作這么多年,天天加班,攢了一堆加班的條子,想休假也從來不批準,剛好現在正是時候,也不用額外請假,她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雖然也有些不安,但這難得的休假,對于此刻她來說彌足珍貴,什么都不用做,就這么靜靜的休息一個月,這是過去的她想的不敢想的奢求。

  想到這里,阿麗拿起手里一罐功葉酸飲料,打開,對著窗外那群密密麻麻的生物群所在的方向舉了一下,“干杯,你們這群小吸血鬼”她說道:“無論如何,因為你們,讓我們從另一個大吸血鬼手里得到喘息,這杯得敬你們!”說完,她把手里的飲料一飲而盡。接著隨手換了一個臺,此刻,電視上的主持人正在帶領大家回顧這些天專家團如何制定滅蚊計劃的。

  阿麗覺得這個主持人的聲音比起那個《美麗的代價》里無聊的劇情更提神,就決定留在這個頻道上。

  電視里,主持人帶調侃的語調,介紹著專家團如何確定在短時間確定蚊災控制方案的。

  蚊災危機公布半個月后,市政府不得不采取宵禁政策減少傷人事件,并請來韓博士和溫斯特集團專家團商議對策,期間曾有人提議,建設城市周圍的超高電網,作為蚊帳防止城內蚊災擴散,再進行城市內的全面撲殺,但由于所需費用過高,支付責任人不明確被否決。

  H大學前來協助的幾位昆蟲專家團隊,給出了一個比較靠譜的方案,即使用SIT(Sterile Insect Technique)昆蟲不育技術向野外投放絕育的雄蚊,減少雌蚊產出可發育的蟲卵,并用IIT(Incompatible Insect Technique)昆蟲不相容技術與SIT昆蟲不育技術相互互補,即將帶有特殊共生細菌(對人體無害)的實驗室蚊子進行絕育處理,相當于做了雙重保險,SIT技術本身就可以引發胞質不相容,令雌蚊不育,再加上γ射線的輻射破壞蚊蟲體內生殖細胞,將可能混入其中的雌蚊也進行絕育,確保人為投放入自然界的蚊蟲都是不孕不育的。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令人心動方案,技術成熟且成本較低,溫斯特集團的高層確實有些心動,比起建設環繞全城的防蚊電網,這個方案聽起來便宜很多。

  來自H大學的昆蟲專家們表示,根據原本的美容蚊的生物資料可以得知,由于僵尸蚊的雌蚊保留了祖先的特性,即一生只交配一次,所以,只要投放足夠數量的絕育雄蚊與目前散布在城市里的雌蚊交配,令其喪失與健康雄蚊交配的機會,就可以確保該蚊蟲種群在一到兩年內數量急劇下降直至滅絕。

  很顯然當所有決策人在聽到這個方案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的時候直接pass了它。金錢是一種成本,而時間是一種更貴的成本。

  最終所有專家和溫斯特集團高層經過20多小時的激烈討論,最終選定了一個既經濟又安全的方案,也就是由韓博士提出的,斷食計劃。

  但當人們發現自己的生活要被這些僵尸蚊徹底打亂的時候,網路上的咒罵聲都如洪水一樣涌向了被稱為金色美容師之父的韓博士,因為這些恐怖的能奪取人性命的僵尸蚊的前身,正是由韓博士所研發的金色美容師吸脂蚊。很多人因此而刻意抵制韓博士提出的解決方案。

  但是也有一些冷靜的網友整理出了蚊災事件的來龍去脈,希望讓大家停止對韓博士的網絡暴力,理智面對現實并聽從韓博士的滅蚊建議。

  隨著暴露出來的信息越來越多,引發這場人禍的脈絡也變得更清晰,韓博士雖然與僵尸蚊的的誕生有關,但是他本意卻是造福人類,讓人們的生活更美好,真正讓一項造福全人類的生物技術演變為可怕的滅世危機的,或許該說另有其人……

  其實無論是電網方案,還是SIT昆蟲絕育技術,最終消滅僵尸蚊都需要全城市民的配合,有道是長痛不如短痛,相比前兩者,斷食計劃的方案配合時間更集中,且大家的犧牲的代價比較統一,也更好操作,這也是最終這個方案被選中的原因。

  Image title

  第三周

  渾渾噩噩過了兩周阿麗覺得,休息的太久,似乎也不是那么舒服,窗外的僵尸蚊一到白天就躲進了墻壁的縫隙里,到了晚上才會出來,不得不說,最近它們開始有所運動,甚至開始撞擊玻璃和墻壁,和摩擦玻璃的聲音更響了,夜晚聽起來像是誰在磨牙,幸好它們的口器不是金剛鉆做的,不然恐怕早就把玻璃鋸斷了。記得韓教授說過,到了最后一段時間,蚊子由于過于饑餓會變得異常兇猛,室內的人務必關好門窗,千萬不可以大義。

  為了養孩子,蚊子也不容易啊。阿麗想著,心里竟然生出了一點憐憫,甚在考慮要不要從冰箱切塊肥肉開窗丟給它們,當然她很快打消了這個作死的念頭。

  回看這個好不容易執行起來的斷食滅蚊計劃,她對自己剛才的產生想法感到十分慚愧。當初決定執行斷食滅蚊的方案時,曾面臨一個差點讓它在輿論漩渦中流產的問題。

  那就是斷食滅蚊,需要通過全市捕殺所有流浪動物來配合行動。

  這一提議一經提出,立刻引發了巨大的爭議,民眾迅速分為反對派,和支持派,和不好說派。

  反對派認為因為人類的過失大肆捕殺無辜的流浪動物,過于殘忍,且這場危機并不是傳染病,這些動物本身并未攜帶不利于人類的危險物質,如果僅僅是為了不讓僵尸蚊獲取食物就對其進行趕盡殺絕,未滿太過殘忍。反對這一行為不僅僅是出于對保護動物的考慮,也是避免給很多動物愛好者特別是孩子們留下不良的心靈創傷。

  支持派立場觀念十分簡潔,翻來覆去就一句話:你們這群圣母*。支持派雖然言簡意賅,但是人數眾多,以社達愛好者為主。

  不好說派認為,支持還是反對,這是個問題,不好說。(之后他們直接把自己踢出了討論焦點,安心做了吃瓜群眾。)

  于是輿論戰成了反對派和支持派的一對一的撕逼大戰。

  就這樣,僅僅因為這一個細節操作,爭吵了兩周,氣溫開始變化。最后韓博士忍無可忍,頂著被罵的壓力上訪談節目把兩派都懟了一遍:

  “現在是你們爭吵的時候嗎?就算你們要指責我,能不能等這件事結束之后?馬上氣溫上升,很快這些蚊子就會大量繁殖,到那時候,可沒有時間給你們討論了!一定會有人受害!我確定!一定會有人受害!”

  韓教授的歇斯底里的樣子,確實鎮住了雙方,很快有一些有條件的動保組織站出來出來,表示愿意為部分流浪動物提供兩個月的的食宿,并動員大家臨時收養兩個月流浪動物,以確保它們在斷食計劃期間,能住在安全地區。剩下一些不適合收養的,不得已,只能按計劃捕殺,這件爭議就這么過去了。大家都投入到緊張的斷食計劃前期準備中。

  正如韓博士所擔心的那樣,隨著氣溫上升,它們在野外開始大量繁殖,幾乎是一夜之間,A市上空出現和巨型僵尸蚊的蚊柱,直接攻擊人群和牲畜的,大量目擊視頻和圖文報道鋪天蓋地而來,并出現了多起人畜被蚊柱攻擊致死的案例。

  至此,A市全市才真正感受到這場蚊災的危機,已向著最危險的方向演變。官方正式宣布僵尸蚊危機已經威脅到全市人民的生命安全,每天報紙的頭版頭條或者每日新聞里黃金時間段都循環播放斷食滅蚊的細節操作,這個流程預計將持續36天。

  全市動員,工廠停工,商店停業,學校停課,非必要的商業行為一律停止,全市人們一次性采購足夠的必需品和食物,然后配合行動禁出戶外36天。

  未被收養的流浪動物全面捕殺。

  阿麗沒有養小動物,雖然她一直很羨慕那些有貓有狗的鏟屎官們,但是經濟,精力不允許,現在養寵物的成本不比養一個人的便宜。

  樓下傳來流浪狗的嗚咽聲,那可能是最后一批被捕殺的流浪狗了,因為那之后再也沒有看到穿防護服的捕殺隊員上街。

  阿麗理解捕殺隊們的辛苦與無奈,也可憐流浪動物們的弱小與無辜。

  萬物皆苦。

  包括這些該死的僵尸蚊子。

  白天是看不到它們的, 雖然他們體型巨大,但也害怕刺眼的陽光,不過人造水泥叢林的縫隙足它們藏匿自己的身型,到了傍晚,就像開會一樣,它們又聚集到了阿麗的窗戶玻璃上。

  看久了,也不覺得恐怖了,新聞和網絡碎片式信息看爛了,阿麗覺得十分無聊,便開始隔著觀察起這些小怪物。

  她用手指隔著玻璃觸摸這些僵尸蚊的觸角,想象著,如果它們能夠交流,是否能和人類達成某種協議呢。

  就像某部經典電影里說的那樣,Life finds a way,生命總能找到出路,這句話不僅僅適用于電影里的爬行動物,也適用于這些昆蟲。這些特殊的蚊子原本在實驗室長大的,過去只能在人類指定的人體區域吸食脂肪,但是不代表它們身上某些祖先的留下的基因本能就直接喪失了。很顯然,它們在新一輪繁衍中適應了外部環境,并找到了新的食物來源。

  蚊子吸血,僵尸蚊吸食腦髓,但究其根本它們只是為了生存而生出的本能。出去生存必須之外,它們并不奢求滿足生存之外的額外的資源。一旦吃飽了,它們就會停在某處,產卵,死亡,完成自己的生命周期。

  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像它們 一樣,只取生存所需的那部分,世界會不會更好一點呢?

  阿麗神游了許多,突然意識到,自己想得太遠。

  這些想法可不能讓當初那群網路上的某些極端人士知道,不然自己要被噴成篩子。阿麗苦笑到。這年頭,任何一個不合群的想法,都可能引發網絡暴力。

  所以人們不再愿意向他人吐露心聲。

  阿麗正想著這些,窗外一只僵尸蚊,顫抖了一下翅膀,滑了下去,還撞掉了另一只蚊子。

  終于見效了嗎?

  之后的幾天,窗戶上的僵尸蚊一只只變少,并不是因為白天躲起來了,而是肉眼可見的力竭而墜落。

  沒想到,那個韓博士的方案這么快見效。不愧是專家。

  此刻阿麗突然覺得,也許這一切可以提前結束,早一點回公司工作,也是好的。這兩三周的休息,她覺得過去的疲憊已經一掃而光,反而多出一份令她不安的慵懶。

  就這樣,快點結束吧,早一點恢復正常。

  在斷食行動的的弟21天夜晚,阿麗數著窗戶上日趨減少的僵尸蚊,一邊這么想著。

  第四周

  市電視臺宣布,斷食計劃將提前結束,第二十八天,將全面恢復全市的生產生活。

  HR打來電話,說因為蚊災的緣故,公司資金壓力非常大,所以所有員工工資減半希望大家理解。

  理解,當然理解,這是無可厚非的。這本就在阿麗的預想之中。

  蚊災一個月以來,A市的經濟徹底停滯,一些僅靠市內人群消費生存的餐飲業,旅游業徹底停滯,像中型公司大多數只能通過裁員求生,運氣更差的,就直接倒閉了。

  放下電話,阿麗走向窗邊,前幾天停在玻璃外側尋找機會覓食的僵尸蚊如今一只都沒有了,最初的二周它們的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癟下去,第三周末開始陸續有蚊子體力不支,從站著的墻壁或者窗戶表面脫落,一只只減少,正如韓教授所說,因為饑餓,它們最終都會失去飛行的動力,向下墜落,再也無力覓食,直到死亡。

  第28天。

  禁食計劃的強制部分,比韓教授限定的事件提前了8天結束。

  這是阿麗四周來第一次走下樓,家里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她必須去街上采購一些吃的。

  來到樓下的人行道上,路邊的商鋪還沒有開,行人和車輛還很少。阿麗沿著路邊向著最近的超市走去。路上正在清理僵尸蚊尸體的市政工作人員忙忙碌碌。幾乎所有的墻角堆積了大量墜落的僵尸蚊,有些已經死了,有些還沒死,還在抖動著腿和翅膀,但已經沒有任何攻擊能力。一些穿防護服的市政人員,開著特制的環衛車輛的,用一根很粗的吸管,將這些半死不活的僵尸蚊吸入清理車輛后面拖著的的處理裝置中,車輛周圍還有幾個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示意行人繞道走其他的道路。

  阿麗被趕到綠化帶上,只好沿著樹蔭走,綠化帶上也有一些少量的僵尸蚊的尸體,但是體形和外觀和 沿著墻角堆積的那些明顯有所差異。

  這應該是雄性僵尸蚊,它們可以通過吸食植物汁液生存,所以并不是餓死的,只是交配期之后,生命到了終點,也算是壽終正寢。只是它們用生命爭取的交配權,注定沒有結果了。

  這場人蚊大戰中,蚊子還是落了下風,再恐怖的昆蟲,在人類的群體智慧面前,也只是螻蟻。就好像,小吸血鬼遇到大吸血鬼,終究不是對手。

  阿麗看著那些落葉一般的雄蚊的尸體,若有所思。

  “喝!”突然一股水壓猛沖到自己頭上,把她淋了個落湯雞,一個環衛大叔一手拿著水管,一手指著阿麗腳邊,劈頭蓋臉吼道:“走路長點腦子!沒看到這些蚊子還沒死絕嗎?”,順著大叔指向,阿麗低頭看去,雖然被水淋了,但阿麗還是可以認出,地上是一只精疲力盡的雌性僵尸蚊,剛才恐怕是想孤注一擲的給自己續一命,只可惜終究是沒有機會了,這只雌蚊撲棱了幾下翅膀,不再動彈。

  大叔走過來,一腳把那只蚊子踩爛,說道:“算你運氣好,這些家伙餓了幾十天已經沒什么力氣,要是剛開始那會兒,生龍活虎的,我這水槍估計都不管用?!卑Ⅺ愔朗潜痪攘?,趕緊道謝,并問到:“這些蚊蟲還沒死絕,就解除居家禁令,會不會還有危險?”

  “有危險也得解禁了,不然那些大資本家受不了?!贝笫逄统鲆恢粺?,在煙盒上敲了敲。

  “我記得電視上韓教授說,斷食行動要堅持36天,現在才28天,怎么就提前解禁了呢?”

  “你不懂?!贝笫灏褵燑c著了抽了一口,又緩緩吐出來:“他們住的是武裝到牙齒的防盜大別墅,開的是防彈的跑車,外出都有保鏢,還隨身裝備生物威脅監控系統。這幾只大蚊子對他們能有什么威脅?但是A市經濟一天不開張,他們每天損失就是上億。就算剩下的僵尸蚊再帶走幾條人命,和那些錢相比,算個啥?!?/p>

  “所以啊,小姑娘,這段時間還是小心點,咱們這些人的小命,沒人在乎,只能自己悠著點?!?/p>

  阿麗知道大叔是好心,點了點頭,但又忍不住多說了一句:“其實提前回去上班也好,畢竟有些小公司長期停業也堅持不下去?!?/p>

  “是啊,大家都不容易,小公司老板也不容易?!贝笫迕偷爻橥晔O聨卓跓?,和阿麗道別:“走了姑娘,記得這段時間別掉以輕心,命是自己的,保護好這兒?!彼噶酥改X袋,揮揮手走了。

  阿麗感激的目送這大叔走遠,這才掏出口袋里的手機,它已經在口袋里震動了好久了。

  來電的是公司的HR。這是她最近的第二個電話,距離上次減薪的通知,剛好一周。

  “阿麗你知道的,這次的蚊災對公司造成的影響很大,幾個甲方都借此拖延回款,公司壓力很大?!盚R說道:“我也不想這樣,但是老板讓我和你談談?!?/p>

  “好了我明白了,”阿麗平淡的說到,“我會寫好辭職報告,不會讓你為難的?!?/p>

  其實她了解,僅僅一個月的時間不足以擊垮公司的資金鏈,但對此刻的境遇,她也早有預感,放假前前她無意中和同事透露了自己懷孕的事,只是沒想到,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蚊災成了最好的借口。

  掛了電話,阿麗撫摸著自己的肚子,喃喃自語到:“寶寶啊,看來咱們也得餓一段日子了?!?/p>

  但很快,望著道路對面被市政堆積起來的僵尸蚊的尸體,她又振作起來:“連蚊子都那么努力的活過,媽媽我總不能不如一只蟲子吧?!?/p>

  馬路中間,緩緩開過來一輛豎著廣告牌的競選宣傳車,屏幕上循環播放著A市各大龍頭企業高管給全市市民的承諾:“我們一定會攜手A市長,重整A市經濟,絕不會讓這場小風波,影響A市人民的幸福生活!”

  一陣風吹過,阿麗身后的樹枝搖晃起來,遠遠望去,仿佛一個高大的人影,像是在點頭,又像是在搖頭。

  Image title

責任編輯:科普云

科普中國APP 科普中國微信 科普中國微博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是中國科協為深入推進科普信息化建設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內容建設為重點,充分依托現有的傳播渠道和平臺,使科普信息化建設與傳統科普深度融合,以公眾關注度作為項目精準評估的標準,提升國家科普公共服務水平。

猜你喜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