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人長久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2020-09-21 作者:方曼

  —1—

  “親愛的乘客朋友們,歡迎回到漫步發射中心。本次漫步費用將退回您的賬戶,由衷感謝您的包容和體諒?!按薄睒I務上市兩周年,限時優惠,欲購從速。派迪期待您的下次光臨?!盡&W公司“彼岸”事業部代言形象——卡通小派迪微微鞠躬,隨著投影光束散去,消失在每位乘客眼前。

  “漫步者”號穿過云層,開始減速。樂青透過剛剛打開的窗戶,俯視快速展開的城市景象。經歷了首次離地600公里的外太空觀光洗禮,熟悉的一切已在她眼中籠上一層迷離的光環。匆匆的城市,仿佛永恒如深空中的星光;匆忙的人生,或也能安詳寬闊如緩緩旋轉的蔚藍地球。

  她低頭看了一眼手中身著合金太空服的小派迪玩偶,心中充滿了對生命、對派迪的感激。為什么他被稱為“征服者”派迪,“漫步者”不是更適合?一個念頭在她腦海中如浪花般轉瞬即逝。她想不起自己忘記了什么,略一怔便再次拋到腦后。

  正下方,隔開發射場和彼岸事業部大廈的繞城河,很快從細如蚯蚓放大成一匹飄逸的絲帶,斜陽的火種在河面跳躍,下班時段的無人車飛梭般在銀色橋面相對而過。

  “漫步者”號平穩降落,乘客們一路敗興而歸的抱怨略略疏解。樂青將小派迪收進背包,后怕地看了一眼后排燒得焦黃的船票用戶的座位,隨眾人下了船。

  手腕的皮下植入裝置一陣粗短的振動,樂青按下腕際亮起的接收鍵,后頸的意識增強插件瞬間讀取了信息——退費到賬。她有些驚訝,沒想到北揚的彼岸事業部員工福利——免費漫步票也在賠償之列。

  發射場出口,上書“但愿人長久”五個大字的紀念碑傲然矗立,5年來在納米復合涂層的保護下簇新如一。地平線盡頭殘存的夕陽給它涂上一層金紅色,拉出一道細長鋒利的影子劈過河流,直插城市樓群,不見陰影盡頭。

  原本仍有怨聲的乘客們安靜下來,對塑像行以最誠摯的注目禮。

  紀念碑為“彼岸”事業部奠基人派迪而立。天才與先天之疾在他身上激烈碰撞,為著一句“愿探索宇宙奧秘,直到時光盡頭”,他征服了一個又一個科技難題,奠定了“彼岸”事業部兩項核心業務——“船票”意識上傳和“漫步”太空觀光的成功之基,引導人類實現了從“肉”向“靈”、從地面向外太空擺渡。卻終究沒能親手征服自己的身體。他點燃全身心,煙火般的人生映亮人類文明的天空,為人類創造了世代不竭的福祉,英年早逝后被尊稱為征服者派迪。

  人群漸散,出口離橋頭不過百米。此刻只剩樂青,以手扶額,逆著光向橋面眺望,她要親口訴說她的驕傲,因為北揚參與了本次發射的全程后臺操作。

  “北揚好樣的?!毙∨傻喜恢螘r已鉆出背包,爬到樂青肩頭,發出顧爺爺永遠勁道十足的聲音。

  樂青羞澀笑笑?!鞍?!”她的身體猛然被撞得一晃,彎腰扶住了手邊一輛懸浮代步機,穩住回頭一看,是一輛自動清潔車。

  “顧爺爺?”樂青關切地問。

  “cool!”小派迪被震得跌進背包,邊說邊爬回樂青肩頭。不知是感嘆剛領略的太空奇景,意外撞擊時的有驚無險,還是前一秒發生的清潔車意外。

  “對不起?!鼻鍧嵻嚢l出機械的道歉,繞開走了。

  路障掃描系統壞了么。樂青蹙眉,繼續凝望橋面。

  小派迪注視著派迪紀念碑,顧爺爺的念頭在小派迪的中央處理器里跳躍——阿英,就差一年,此事古難全。

  漸起的暮色模糊了橋與河的邊界,一點金光忽然在另一頭橋面邊緣閃動了一下,似乎是什么東西反射了一下余暉,在空中劃出一道微弱而美麗的弧度,繼而被灰色河面吞噬。

  一切如常。

  有條大魚躍出水面?樂青想著,側頭瞥見出神的小派迪,沒有說話。

  灰色濃云在天際翻滾,北揚始終沒有如約出現、沒回信息。樂青無聲嘆了口氣,“咱們走吧?!?/p>

  “再等等,一會兒就加完了?!?/p>

  “再等要生了?!?/p>

  “下個月哩?!?/p>

  樂青不置可否,左右一張望,一輛無人車停在她跟前。

  她擺擺手支開無人車,掃了一眼緊挨成排的M&W和LI懸浮代步機。

  她有些感動于“千年老二”LI公司從不放棄的追趕姿態,刷開一輛LI代步機,扣上安全帽,站了上去。

  代步機向橋面飛掠,清冽的晚風吹散了她心頭的陰云。

  顧爺爺的聲音跳入她耳朵?!霸缰谰筒徊淦绷?,差點拖累你?!?/p>

  “我才后怕出了鬼主意,又喊你一起呢?!?/p>

  當時,乘客們正沉浸在太空奇景之中,飛船忽然一陣震顫,不算很猛烈,普通乘客尖叫一陣也就沒事了。但后排船票用戶座位卻短路了,那本就是一排插口,插在上面的船票用戶們也因此被燒毀。但“漫步者”號一向禁止意識中樞設備登船,因此剛剛意外燒毀的都是意識拷貝,頂多損失了本次太空觀光的記憶和體驗??傊?,除了像普通乘客一樣退還漫步費用,M&W再另給他們一筆精神損失賠償。

  顧爺爺正一動不動靠著樂青,通過小派迪的雙眼眺望窗外,因突然的震動而地。顧爺爺沒有買船票用戶座位,藏在具有無線屏蔽功能的小派迪中,作為樂青的隨身物品過了安檢。

  樂青立即彎腰,發現小派迪太空服的腿部不見了,好在轉頭便在座位縫隙發現了。盡管立即接回原位,兩人仍一直擔心,飛船的無線電磁波會通過短暫裸露的腿部,掃描發現顧爺爺的存在。

  若真被發現,兩人都要被扣一大片社會信用積分。顧爺爺會因分低被禁足,不能幫小顧出門買菜辦事。樂青的意識增強插件分期還貸則會被取消,并被禁一年不得借貸?;謴驮鰪姴寮?,她只能去復古體驗街區工作,像世紀初的服務生一樣端盤子。

  “你們都是想哄我老頭子開心?!?顧爺爺的語氣通達爽朗,“太空觀光,完成???,左拐?!?/p>

  “嗯?”

  “買只土雞?!?/p>

  “有賣成品雞湯?”

  “能和自家的比?被AI管家慣的,碰過菜刀不?!?/p>

  樂青縮點脖子,露齒一笑。

  代步機抵達橋頭左拐,一輛無人車忽然從右側出現,擦著樂青的衣袖飛速而去。

  “喂!”樂青沖車屁股氣憤大喊,心頭一陣起毛,要不是應顧爺爺要求忽然左拐,那車非直接撞翻自己不可。

  大魚躍出水面的畫面莫名在腦海浮現,她加快速度。

  —2—

  樂青拎著打包土雞走進小區門。一個男人快步出來,從她的余光一閃而過。她那顆在增強插件幫助下實現了精確記憶的大腦立刻反應出:此前從未在小區見過這個人。

  樂青沒有在意,不時側頭和小派迪說笑著繼續走。

  前方空地傳來歡聲笑語,兩人沉默了。

  王爺爺一家祖孫三代都在那兒。自行車發出王奶奶的聲音,轉動踏板,向一旁的小孫子演示蹬圈。爪爪發出王爺爺的笑聲,三只機械爪分別撐著一把傘、握著果汁和純凈水。兒子媳婦問候著,兩個老人連連說:“不累,不累?!?/p>

  王爺爺和王奶奶是“船票”的首批購買者,趁著推廣優惠,一次性大手筆買了兩張30年期。

  可惜阿英去世一年后才研發問世。小派迪聳聳眉毛,都趕上了又如何,家里也只買得起一張一年期船票。

  樂青摸了摸后頸的意識增強插件,充滿期待和信心,繼而想起顧爺爺又有些黯然,還剩三個月了。

  “女娃,我睜不開眼了?!毙∨傻险f完癱軟在她肩頭,胸口顯示電量5%。

  “奇怪,昨天充一晚上電了呀?!睒非嗝ε苓M電梯。

  從10層電梯口出來,樂青立即把顧爺爺家門口的接頭插入小派迪的插口。

  臨時代管的AI管家得知業主歸來,打開大門、亮起廳燈,然后退出。顧爺爺的意識接管了家里的智能系統。

  家里其他人還沒回來。顧爺爺家的爪爪離開窗口,底盤滑輪在地板上滾動沒有一絲聲音。它一只手臂把一杯剛泡好的熱茶遞給樂青,另一只手臂接過她手中的土雞,還有兩只手臂伸長捏捏她的肩頸。

  樂青咯咯笑了出來。

  被人們昵稱為“爪爪”或“小爪”的,正是每家必備的全能居家機械臂,掛衣桿造型。不用時,它會手臂下垂,自動找一處能曬到陽光的地方呆著充電。

  爪爪此時電量滿格,發出顧爺爺的宏亮聲音:“女娃,回去歇歇,湯好了喊你?!?同時,廚房里的廚具炊具也都蹦跶起來,水龍頭嘩嘩流水。

  樂青告別出來,捏著小派迪,打了個顫。自從上周她第一次成功帶著顧爺爺出去,就有點害怕和小派迪獨處。

  當時,公司組織外地考察,樂青突然想到問顧爺爺一起出去散心。她帶著接入小派迪的顧爺爺到公司乘車,剛走到安檢器下方,頭頂上方便大作其響,老板氣勢洶洶地趕過來。她臉都白了,卻發現所有人都看著另一扇安檢器。同事用小派迪帶家人同行被發現。

  兩人不約而同背著在M&W工作的男友,帶出一模一樣的彼岸事業部員工紀念品小派迪。顧爺爺卻全程沒被發現。

  ——北揚的小派迪與眾不同,他有秘密。

  樂青嘆口氣,摁向指紋鎖,門卻提前開了。

  她一陣驚喜,“北揚?”。

  夜色籠罩著靜悄悄的客廳,沒有開啟靜音防護的窗口透入蟲鳴——他關了AI管家?

  她瞥見沙發上似有一個矮胖的人形,心砰砰跳起來,那是大學時北揚送她的愛心熊。

  樂青笑了,北揚一定準備了一個驚喜。

  她迅速關門,把小派迪別在身后,經過玄關時塞進擋板后方。

  她環住愛心熊坐進沙發,安靜等待著,心中浮想聯翩,莫非是求婚?她的雙頰發燙。

  “樂青,我是北揚?!笔煜さ穆曇粽饎又鴺非嗟男目?。

  “我知道你……”樂青的話噎在喉嚨口,她跳起來,雙腿發軟。聲音來自愛心熊。

  它是北揚?

  “今天玩得開心嗎?”愛心熊緩緩站起,圓圓的眼睛看著樂青。

  “我最討厭惡作劇了?!睒非嗦犚娮约汗首魍嫘Φ穆曇粼诎l抖,“咱們攢的錢還不夠買船票?!?/p>

  愛心熊萌態十足的臉露出憂傷,“LI公司的意識上傳技術,還在實驗階段?!?/p>

  —3—

  “LI能意識上傳?你畢業時不是拒了它?”樂青抽噎起來。意識上傳會對大腦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只有瀕死的身體才能啟動船票。這說明北揚已經死了。

  “大三,我已經加入LI?!?/p>

  愛心熊插上數據線,傳給樂青一段新鮮記憶——

  北揚準時離開彼岸事業部,一心想接到樂青,只恨無人車開得不夠快。余暉溫柔如紗,M&W無人車駛上橋面,忽然沖向外側,越過圍欄,墜入河中。

  那條大魚,那道美麗的弧線。

  “我竟然眼睜睜看著,什么也沒做?”全身血液上涌,淚水噴涌太快,樂青上氣不接下氣。

  愛心熊抱著樂青,輕撫她起伏的后背,沾滿淚水的絨毛黏倒一大片。

  樂青哽咽著抬頭,雙眼充血:“你是LI的臥底?小派迪根本就不是M&W發的?”

  “LI的屏蔽材料制成?!?LI的小派迪正是為這樣的告別而準備,他只是沒想到真會用上。

  “LI已經研發出了船票技術,為什么還要你去臥底?”樂青嘴唇哆嗦。告別?

  “只能維持3小時,LI始終無法突破其穩定性…和持……續性的?!北睋P的聲音開始卡殼、含混,像一個人話說了一半忘了自己要說什么,甚至很快要忘記自己是誰。

  “不要?!睒非啾Ьo愛心熊。

  “對不起。我想讓你幸??鞓?,早一點?!睈坌男芸粗鴺非嗟耐箅H,聲音仍然沉靜。

  樂青順著他的視線,才發現有一條未查收的新消息——她的賬戶到賬一張1年期船票。

  她表情復雜,胸口起伏,猛地推開他:“這就是你的臥底回報?!”

  “不要?!睈坌男軄聿患白钄r,樂青已拒收刪除。

  “自以為是。我偏不要?!彼俅温錅I,“傻瓜。我們說好一起努力!”

  “對不起?!睈坌男馨l出嗚咽。

  “你原本要進入小派迪,因為沒想到我帶走了它。所以才關掉AI,進入愛心熊。你和顧爺爺一樣,不敢被無線網絡發現?!?樂青扶著愛心熊軟軟的雙肩,“你究竟發現了什么,M&W要致你于死地?你發現了什么?”

  “把小派迪給我。我的時間不多了?!北睋P的意識將從愛心熊進入小派迪,獨自走回樓下的同事車里,不給樂青留下一絲隱患。

  樂青頭略后仰,露出探究的神情?!澳悴桓嬖V我真相,是怕連累我?你又想錯了,因為我已經不安全?!?/p>

  她用數據線傳出離開彼岸發射場后的記憶片段,清潔機和無人車看似無意的出現。

  “M&W應該不知道我的意識還在。況且你那時什么都不知道,為什么會遭到攻擊?”愛心熊心痛驚詫的雙瞳深處是深不見底的恐懼。

  樂青握緊他的雙手,大大的眼睛閃耀著無畏的光彩?!拔覀円黄鹈鎸??!?/p>

  愛心熊沉默片刻,開口了:“你知道5年前征服者派迪為何而死?”

  “誰不知道?!?/p>

  5年前,全球矚目下的首次意識上傳實驗,飽經病痛的派迪為自己注射了安樂死試劑。帶著微笑,他微笑著合上雙眼,“愿探索宇宙奧秘,直到時光盡頭”說完,他的雙眼再沒有睜開。實驗失敗,人類永遠失去了一顆天才大腦。直到3年后,后續團隊完成了他未盡之事,成功研制出意識上傳技術。

  “LI一直懷疑是障眼法?!睈坌男馨l出北揚的聲音。

  “不可能,全球直播,全人類的眼睛都盯著,所有公司都在監控。他沒有機會造假?!?/p>

  “如果他掌握了不損傷大腦的船票技術呢?”

  樂青倒吸一口涼氣,全身無力,好一會兒才說話,“派迪心向星辰大海,不可能?!?/p>

  “人設都是包裝出來的,崩的少嗎?”

  “他從未崩?!?/p>

  “我的墜車,新聞推送了嗎?LI一直以來發布揭露他的文,你看到過嗎?”

  “沒有?!睒非嗝摽诙?,黑瞳卻透出迷惑,“有?我想不起來了?!?/p>

  北揚拋出最關鍵的問題:“他以前被稱為‘漫步者’,你記得嗎?”

  樂青震驚了,她完全沒有印象。

  “自他去世后,網絡上的信息和人們對他的稱呼就變成了‘征服者’。這不是人們對他的尊稱,而是他的自稱?!?/p>

  她恍覺黑暗中有無數無處不在的幽靈,汗毛倒豎,貼緊愛心熊?!澳闶钦f,他利用死亡為掩護,不為人知地潛藏在網絡里,甚至通過意識增強插件影響人們的意識?太瘋狂了?!?/p>

  “這暫時還是一種聯想,合理推測?!?/p>

  “你一定是查到了什么才會出事?!?/p>

  愛心熊露出一絲苦笑?!跋掳嗲?,我查到一組外太空信號。查不出確切位置,大約是一直在遠離地球?!睈坌男軌旱吐曇?,“第一條由太空發回的信息是,5年前。有來有往,直到3年前中斷?!?/p>

  “兩年多的信號往來。你怎么會發現?”

  “事業部電腦系統查不出什么。我最近開始排查倉庫廢棄設備的運行痕跡,今天剛查到的?!?/p>

  樂青沉吟,“有沒有查5年前的發射記錄?”

  “還沒查到。我原以為這些信號可能只是派迪的秘密外太空實驗,天才嘛。但緊接著就出事了……”

  兩人長嘆。愛心熊接著說:“實驗失敗,發射飛船,二者間必有聯系。但我還不明白,是什么聯系呢?”

  兩人面面相覷。

  “為了完成一個心愿。探索宇宙奧秘,直到時光盡頭?!钡孛鎮鞒鲆粋€熟悉而陌生的聲音。

  樂青一陣眩暈,仿佛被一條冰冷的蛇攀上脊梁。那是派迪的聲音。

  —4—

  小派迪從沙發底鉆出,跳上茶幾。

  “沒斷電?”樂青叫起來,“你是派迪的意識?什么時候進去的?你有沒有對顧爺爺怎么樣?”她抓起手邊的背包砸過去。

  小派迪不動不移。

  愛心熊攔下靠墊:“如果他想動手,我們已經不在了?!?/p>

  小派迪遞出自己的數據線,目光悠遠而憂傷。

  樂青拽住愛心熊的手臂,眼神充滿恐懼和戒備。

  “星空很美,對吧?!毙∨傻险f。他神情平和,甚至有些圣潔,那超然曠達的語氣仿佛把觀光所見的無垠星空帶到樂青眼前。

  樂青怔住了,這怎么可能是北揚口中的派迪呢,這分明就是自己一直以來印象中的派迪。他此刻還在裝嗎,有必要嗎?

  樂青松開愛心熊。

  通過數據線,北揚和小派迪的意識開始共享記憶。

  愛心熊的雙眼漸漸凸出,毛發豎立,身體緊繃,露出不可思議的震驚。

  愛心熊拔下數據線,說:“漫步者派迪,歡迎回來?!苯又?,示意樂青接入小派迪的數據線。

  樂青逐漸了解到真相,露出極度震驚變幻的表情——

  在舉世矚目的所謂“首次”意識上傳實驗前,征服者已經用從未公開的不損傷大腦的技術上傳了自己的意識,并復制了一份。

  他用網絡報道中的事件描述替換了意識備份中的真實記憶之后,漫步者——征服者親手描繪的人設,他所分裂出去的自身純然天使的那一部分,真正誕生、存在。

  漫步者與征服者進行了第一次對話。

  “你好,我是派迪?!薄澳愫?,我也是?!?/p>

  “我向宇宙深處進發?!薄拔蚁蛉诵纳钐幪角??!?/p>

  “我將與你分享一切?!?“我將與你分享一切?!?/p>

  “我,不再孤獨?!?“我們,不再孤獨?!?/p>

  “派迪,再見?!薄霸僖?,派迪?!?/p>

  搭載漫步者意識的飛船升空,在黑色海洋一般的太空中悠然前行,與征服者分享信息。直到三年前,飛船遭遇小行星群并卡住。

  漫步者發揮派迪的天才,圍繞駕駛艙進行改造組裝,脫離飛船逃出了小行星群的鉗制。殘余的飛船空殼卻很快爆炸。

  那時,他才明白,飛船里有內置炸彈,當他與地球失去聯系一段時間后自動爆炸。

  因為困惑,因為燃料嚴重損耗,漫步者踏上返程。

  兩年后的今天,經長途損耗、搖搖欲墜的駕駛艙與樂青搭乘的“漫步者”號擦肩引發振動。在小派迪太空服腿部斷開的那一刻,漫步者通過無線電波,進入了小派迪。

  “于漫步者,這是一樁同為赤子之心的約定;于征服者,這是又一個滿足天才好奇的精妙實驗?!睒非喟蜗虏孱^感嘆,“他欺騙了你?!?/p>

  北揚加快語速問派迪:“他有沒有發現你?”

  小派迪頓了一下搖頭:“我不知道。他為什么這樣對我?”

  “你還不明白嗎,無法掌控你,便要毀滅你!你確定要接入網絡直接問他?”

  小派迪神情堅定。

  “你不能在居民區接入,他會逆解你,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他更了解你。去LI尋求技術支持,你才有可能贏過他?!?/p>

  “我不想贏任何人?!?/p>

  樂青一直沉默。一個不甚清晰的念頭在腦海中跳動,令她對于北揚言之鑿鑿的語氣感到不安卻還不知如何表達。

  “別天真了,你沒有選擇。他的目標從來不是樂青。更何況,事關全人類。你……他的意識中樞在哪里?”

  “我不知道?!?/p>

  “你從哪兒來?”樂青忍不住問。

  小派迪仍是搖頭。

  “他不會讓你知道。立刻跟我去LI?!北睋P的聲音斬釘截鐵。

  “從何而來,歸于何處?!毙∨傻喜恢每煞?。

  “叮鈴鈴?!眰鱽砬宕嗟拈T鈴聲,凍結了屋內的爭執。

  “樂青,”沒有開啟靜音的大門透出小顧興奮的喊聲,“生了!”

  “去吧,我在這里想一想?!毙∨傻险f。

  “我陪你。你最好明白,他會隨時出現?!睈坌男芾⒕蔚乜戳藰非嘁谎?。

  樂青快速整理了下情緒,獨自打開門,“恭喜!不是下個月?”

  小顧太興奮了,沒有留意樂青還有些浮腫發紅的眼睛,“小小顧懂事啊,想多陪陪爺爺?!彼纳裆龅聛?,“你幫我勸勸,爸非要把剩下三個月退費?!?/p>

  “不行!”樂青脫口而出,她無法忍受一天內失去兩個人。

  小顧驚訝地看著她。

  此刻,顧爺爺家就像一個魔法城堡,拖鞋、相框、靠墊……屋里的一切都在抖動,展示著各自中央處理器中共同的顧爺爺的激動和快樂。

  “顧爺爺?!睒非噙M門便想勸。

  “樂青,啥也不說了,喝湯?!笨蛷d頂部的擴音器發出顧爺爺的聲音,“顧掃興,進屋看看你媳婦去,否則我立刻走?!?/p>

  顧爺爺發現樂青神色有異,只當是與北揚鬧矛盾了,“樂青,來?!?/p>

  新生寶寶在嬰兒車的透明隔音防護層下方睡得安然,肉嘟嘟的小腳趾偶爾動一動。

  “好可愛?!睒非嗑`開笑容,眼睛蒙上一層薄薄水光。

  小顧一腳邁進臥室又立刻出來,看著孩子:“爸,她的眉毛和你一模一樣?!?/p>

  顧爺爺呼哧呼哧喘氣,“瞎講,毛都沒長全?!?/p>

  小顧笑了,笑得腮幫子放光。

  “這小眉毛,多像她奶奶?!鳖櫊敔斢萌硇膿肀е?。小小顧在夢中咂咂嘴,揚起嘴角。

  小顧的眼眶濕潤了。

  樂青別過臉去,“不好意思,去下洗手間?!眲傟P上顧爺爺家大門,她已淚流滿面。

  樂青忍住淚水,迅速打開自家門。三人彼此相望,還沒出聲,屋里的一切忽然都抖動起來。

  —5—

  所有物品開始瘋狂攻擊,愛心熊立即抱起小派迪沖出大門。

  樂青迅速關上大門,接著抓起愛心熊和小派迪便轉身朝樓梯口跑。電梯顯然已經不安全。

  “砰!”樂青家大門被撞破。

  顧爺爺不放心樂青,讓爪爪出來看看,恰好看見樂青家爪爪的三根機械爪臂先后破門而出,纏住三人。

  三根爪臂卻好像只想抓住小派迪,對樂青和愛心熊都比對他兇橫。

  小派迪很快發現了這一點,上躥下跳替三人擋住攻擊,爪臂甚至不敢碰到他。

  爪爪轉身進屋,轉眼掄了把菜刀出來。他身后跟著一串桌椅板凳取暖器,圍護著三人抵擋爪臂的攻擊。一個接一個地被擊碎,地面一片狼藉。

  “顧爺爺,你別管?!睒非啻蠛?。

  “讓你見識見識阿英的寶刀?!弊ψχ北紭堑纻缺?,一刀劈開防護罩,一刀節接一刀砍向電纜。

  一根爪臂轉而攻向爪爪。

  爪爪沒有回頭,更加快狠準地砍下。

  小派迪跳出爪臂的纏斗,撲向爪爪的方位,爪臂避開他撞到墻角。

  眾人還未來得及緩口氣,爪臂已重新飛起,領著另外兩根一起沖破顧爺爺家大門,直撲客廳里的嬰兒車。

  樂青全身血液凝固,見車內空空才恢復流動。

  三人齊齊奔進屋去,離門最近的愛心熊沖在了最前面。

  然而,她耳畔響起了顧爺爺的失聲驚呼。嬰兒車在客廳里轉動躲避,顧爺爺操縱的鍋碗瓢盆電磁爐等,在三只爪臂的攻擊面前像碎紙屑一樣紛紛掉落。

  小顧把孩子抱給母親后回到客廳,恰好看見爪臂把嬰兒車逼到墻角,高呼一聲,飛身便擋在嬰兒車前。

  “顧爺爺的意識中樞在嬰兒車?!睒非嗷形?。

  “都走?!鳖櫊敔敿鼻懈呖旱暮奥曉诳蛷d和樓道回蕩,爪爪加快速度,密集的鐺鐺金屬猛烈撞擊聲不絕于耳。

  三只爪臂近在咫尺,小顧全身血液涌向大腦,他緊閉雙眼。

  鐺、哐當、鐺鐺,刀砍電線、撞擊聲、爪臂撞地聲依次響起。最后關頭,爪爪砍斷了電線,兩家的電斷開。菜刀刀口起卷開裂。

  小顧睜開眼睛,自己和嬰兒車都毫發無損。

  “北揚!”樂青發出撕心裂肺的吶喊,一把抱住倒下的愛心熊。他的胸口已穿透,胸內的中央處理器被貫穿,精細電路碎裂一地。

  北揚擋下了這一擊。

  “不,不去……LI?!北睋P再發不出一絲聲音,雙手合攏,朝樂青比了一個心形,永遠合上了雙眼。

  樂青握住愛心熊的雙手流淚,發現好像他手心有個小東西。

  “傻孩子啊?!鳖櫊敔敯@。

  小派迪做了一個沉痛默哀的姿勢,隨即跳上樂青肩頭?!败嚨搅藰窍?,快走?!?/p>

  樂青淚如泉涌,把愛心熊交給爪爪,沖下了樓梯。

  單元門就在眼前。

  LI的車已候在樓道口。一個男人從駕駛座探出頭,鎮定地招呼樂青,正是在小區門口與樂青擦肩的那一位。

  樂青拉開車門,一段電纜忽然從高空悠悠落下,她沒有看到。

  “小心!”男人高呼一聲,推開樂青,被電纜擊中。

  兩輛M&W無人車同時出現,一前一后夾著LI的無人車和尸體離開。

  —6—

  肉體燒焦的殘留氣息仍然濃烈,極度的絕望、惡心之下,樂青近乎呆滯地望著人來車往、一如往常的小區。

  在征服者的網絡操控下,沒有人會看到或聽到任何異常。他再次抹去了一切痕跡。

  她踉踉蹌蹌,跌坐地上,五臟翻涌,欲哭無淚。然而,一直模糊的念頭卻清晰起來。

  此時,兩人同步接到一段無線信號直播——

  顧爺爺家臥室,顧爺爺和小顧在憤怒呼喊,孩子媽媽在哭喊、尖叫。窗外伸入的一截電纜,卷起小小顧,通電的斷口離孩子不到5公分。

  屋內撕心裂肺,屋外天空靜謐、星光閃爍。

  一段網線落在樂青眼前。征服者要在網絡中逆解漫步者,否則就殺死小小顧。

  小派迪伸手去夠網線接口。

  樂青出手截住他,通過數據線傳輸出自己剛剛發現的真相——

  這是一段偽裝成網線接口的電纜,目的是要一次性徹底毀滅你。

  飛船爆炸、絕緣的清潔機垃圾袋、不敢破壞小派迪屏蔽宇航服的爪臂、通電電纜,這一切都指向一點。徹底毀壞小派迪,讓暫時還沒有意識備份的漫步者徹底消失。因為從分離之日起,你一直是能與之抗衡的獨立意識。

  他不敢讓你聯網,他一直在拖延,甚至一直誤導我們,讓我們以為你直接聯網就會被逆解。

  因為,他最害怕的就是你接入網絡。你很有可能無需LI幫助就能戰勝征服者。

  記住,你不記得什么。

  ——樂青拔下數據線,小派迪怔住。

  樂青攤開手掌,手心赫然是愛心熊倒下時留給她的無線路由,

  “你是人類心中的派迪。你是獨一無二的?!睒非嗟脑捲谝股邢?。

  小派迪通過無線網接入網絡,開始掙扎、扭曲。征服者瞬間明白自己已被識破,全力出擊。雙方在網絡中博弈。

  自我意識源于與外界的互動,后者具象為個體人生時間序列中的一個個事件,產生的所有事件順序和思緒產生。通過替換事件細節,征服者創造了理想型的漫步者意識。逆解,逆向而為。

  漫步者感受到逐漸強烈的凌遲痛苦,他的意識仿佛被一點點撕開,他的歡笑、驕傲、悲傷……所有一切曾令他雙眼閃閃發光、隨著他發育成長的身體灌注進他人生的事物,毫無一絲憐憫抽離想象中的軀體。

  越掙扎,越痛苦。他快速干癟的身體仿佛置身于一個快速擴張的以“漫步者”為名字和主題的博物館中央,不再掙扎的他木然看著眼前的一切,已然不知自己是誰、“漫步者”為何。

  自己真能如樂青所言戰勝征服者嗎?劇烈的痛苦令他漸漸消沉、失去信心。

  “謝謝你,派迪”記憶中無數個感謝的聲音響起,那是全人類的信任和感激。

  漫步者再次振作、抗拒,用痛苦換取時間,在意識的相互滲透博弈中比對記憶,用排除法確認。征服者比自己多出的地點記憶應是征服者意識中樞所在。

  樂青忽然收到一條信息,一陣狂妄的笑聲“我沒有意識中樞。凡人才有限制,我乃無邊無限?!?/p>

  征服者的威脅?漫步者所截取轉發。她心頭抽緊,這是征服者意圖瓦解漫步者意志的威脅恐嚇之詞,還是真的?如果征服者5年前有不傷害大腦的意識上傳技術,他還有什么其它黑科技?

  “我來自X&%^*@#$”樂青再次收到一條信息、一個地址,她雙眼發熱,含著淚光,轉發給LI總部。

  原來,征服者的意識中樞就是漫步者的誕生地。

  與此同時,遠方傳來一聲巨響,天空與城市相接的一角被瞬間映亮。LP發射的微型定向導彈準確擊中目標。

  樂青接住已不成人形的小派迪,“謝謝你,派迪?!?/p>

  一切重歸靜謐。漫步者還在網絡里嗎?他會變嗎?

  長久寂靜,恒如繁星。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樂青寒顫,無力動彈。

  “樂青,”爪爪發出顧爺爺疲憊慈愛的聲音,一只爪臂扶住她,“你沒事吧?”

  “都沒事了?!?/p>

  “謝謝。給小小顧講完你們的故事,我就去陪北揚?!弊ψf給樂青一顆紅色愛心。

  “是我們的故事?!?/p>

  爪臂和樂青腕際相遇時同時收到一條新信息。

  ——樂青賬戶收到兩張30年期船票。

  ——顧爺爺續費10年。

  我是獨一無二的,謝謝你們的信任。

責任編輯:科普云

上一篇:起源地

下一篇:最后戰疫

科普中國APP 科普中國微信 科普中國微博
科普中國-科普文創
是中國科協為深入推進科普信息化建設而塑造的全新品牌,旨在以科普內容建設為重點,充分依托現有的傳播渠道和平臺,使科普信息化建設與傳統科普深度融合,以公眾關注度作為項目精準評估的標準,提升國家科普公共服務水平。

猜你喜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